黑暗之魂3DLC2剧情分析 环之城历史及各势力背景解读

黑暗之魂3DLC2剧情分析

一、神之时代的黑历史

从环印骑士套装说明看,在与古龙交战的时代,矮人王及环印城势力同样是诸神的盟友。与葛温的势力在诸神之地罗德兰类似,他们的势力就在深渊。

结合葛温授予矮人王冠的雕像,加上环印骑士同样屠龙却不受赞颂、蒙住眼睛表示对火的不满之类的描述,可以推知矮人王对葛温是一种从属地位,并且身份较为低下。鉴于同样屠龙的小伙伴魔女墓王并没有这种待遇,加上诸神畏惧黑暗的描述,可知矮人被避忌的原因,就是他们持有的黑暗之魂。

诸神之所以恐惧黑暗,或许可以从幽邃的说明中略知一二。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也因此成为恐怖事物的温床”。这或许说明,幽邃就是从神圣中滋生的。从神圣中滋生,却与神圣相克,也难怪诸神避之不及了。

于是等到古龙死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狡兔死走狗烹了。(所以一代DLC戈夫为什么那么淡定,因为诸神这个德性他早就见过了w)

葛温对异端倒不算特别坏。受人厌忌的巨人戈夫受封骑士,王城也有巨人铁匠和卫兵;受忌讳者有画中世界可以容身;至于阶级敌人黑暗之王,他或者是认清了黑暗不可战胜,觉得与其打个几万年的地鼠不如把现在这几个黑暗源头好好供起来。而矮人诸王离开深渊,被关在环印城中;环印骑士的深渊武器也为火所封印。葛温封他们为王,并且送去了自己的女儿费莲诺尔和她的骑士团,以及古龙后裔米狄尔。

米狄尔的角色就是吞噬滋生的黑暗/幽邃,教堂之枪的角色当然是守护公主,而费莲诺尔的角色有两个:一是监视者,二是盟友。监视者的角色可以从希拉身上略窥一二;而盟友这方面,则可由最后幸存的矮人王向费莲诺尔求救推出。如果费莲诺尔单纯只是奉葛温王之令悬挂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谁会向她求救呢?

特使小环旗的道具说明提到,诸神会来迎接费莲诺尔。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来迎接一个相当于终身制的看守和大使?一是畏惧黑暗的诸神找到了一劳永逸控制黑暗的方法,费莲诺尔不必再亲身监视;另外就是黑暗时代避无可避,终于来临的时候。也就是对矮人诸王而言,要么永无出头之日,要么等到天荒地老。所以,狂王和环印骑士不满也是事出有因。

但此时环城仍未与世隔绝,仍有使节团与环城有所来往。从环城沼泽的白树枝、白树弓,以及米狄尔**疑似乌拉席露的装备上看,乌拉席露早就与环城有所关联。然而这种关联最终导致了灾难:一代DLC乌拉席露人在卡斯的诱惑下挖了祖坟,令发狂的马努斯苏生。即使马努斯死去,四散的暗之堕子、流落世间的暗术、世界各地出现的暗穴,也都为火的时代投下了浓烈的阴影。而小隆德四王的堕落也证明了诸神内部并非坚不可摧。众神离开亚诺尔隆德,究竟是真正离开,还是被放逐了呢?

疑似乌拉席露的使节成为最后一名教堂之枪,或许就意味着乌拉席露事件之后,环城以及矮人诸王才从此逐渐被遗忘了。

二、早期的黑暗信仰及势力

即使矮人被遗忘,他们的黑暗信仰却未必被真的遗忘了。一代里以杀神为目标的邪教、原素瓶说明中一带而过的黑暗传承、黑暗余烬说明中提到的“黑暗武器的制作方法在教会是禁忌”,以及属于蓓尔嘉、三代中归属隆道尔的奇迹黑暗禁令,都证明了被封前,黑暗之魂确实在诸神治下有着一席之地,在矮人诸王被封前后与诸神敌对过,之后也渊源流传。我们见到的环印城诸王,可能只是最初的矮人诸王中对葛温顺从的那一部分。

与此同时,并非深渊的所有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至少狂王不愿接受这种命运,结果则是为希拉所杀。

显而易见的是,黑暗之魂的力量远弱于葛温魔女墓王之和,否则矮人诸王就不会被封在环印城中,也不会有各种各样矮人从属于葛温、环印骑士费力不讨好敢怒不敢言的暗示。狂王为希拉所杀也是旁证。希拉是公爵的女儿,也就是说实力在她之上的,仅限葛温神系就至少有若干公爵和葛温一家。这样一个实力前列但不在顶尖的人物可以让诸王之一再起不能,足以说明矮人王对葛温神系毫无招架之力。

但从隆道尔文化和环印城文化显而易见的相似之处看,狂王的反叛确实渗透了诸神的封印,而以深渊作为根据地的卡斯多半就是他的盟友。狂王和卡斯希望的无疑是火的时代的结束,与黑暗时代的到来。另一方面,在乌拉席露事件后,马努斯的碎片散落到世界各地。她们作为暗之堕子,对初火没什么兴趣,只不过是追随意志强烈的人,在世间散布黑暗。虽然不清楚二代的远古暗穴究竟该由哪方势力负责,总之就把锅甩到杜娜湘卓身上算了。

剩下的诸王似乎并不急于如此,或是忌惮希拉的监视,或是单纯的拖延症,总之他们坐稳了王座,直到末世来临。

总之,后来卡斯接过了黑暗势力的大旗,一手打造了吸魂鬼和隆道尔势力。然而不论是一代还是三代的黑暗之王结局,都没有提到去环印城迎接矮人诸王。要么是卡斯和尤莉亚还没来得及提到,要么就是这些疑似不思进取的王已经被放弃了。

但不论诸神怎样忌惮黑暗之魂,人类却总是对黑暗有所向往的。他们不断追寻,不断渴望。这所谓的贪婪,或许就是黑暗一经释放就再也无法平息的原因吧。

三、末世的环印城

到DLC2的时代,不断吞噬黑暗的米狄尔终于接近了极限;环印城被黑暗侵蚀,费莲诺尔公主为从滋生的黑暗中维持环印城陷入沉睡;矮人诸王在希拉看守下不敢轻举妄动;封印削弱,人进入环印城寻找黑暗之魂;说客白脸虫放弃使命,大啖食粮。(幽邃法术中召唤噬咬人的虫子,和一直啮咬圣女的虫子,可能就是这些白脸虫。)

不会有人来迎接费莲诺尔,毕竟葛温全家什么情况我们都清楚。由此看来,不过是公爵之女的希拉能保持正常显然是费莲诺尔的沉睡和米狄尔吞噬黑暗的结果。

但即使如此,环印城内仍然无人使用暗术。矮人诸王并没有变强,相反似乎衰弱了。可见即使是末世,火的封印仍然起着作用。

而环城之外,黑暗势力显著扩大,艾尔德利奇和沙力万都能控制葛温德林。不论是他们太强,还是葛温德林变弱了,相比之下,矮人诸王的实力和进取心实在是要打个问号。

所以,盖尔能全灭矮人诸王,一是因为他们被封印和看守,无法从近在咫尺的黑暗中获取力量;二是盖尔真的很努力,我甚至怀疑恶魔王子门后那条路就是盖尔挖出来的。而盖尔吃掉黑暗之魂后,因为火的衰弱、费莲诺尔的死去和环城的崩毁,封印无法维持,他的失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封印崩溃、黑暗之魂解放之后,**地背盖子的老妪迅速跳船,转职天使。作为一个疑似洛斯里克主祭的婆婆,居然不声不响地信了异端……不过洛斯里克这破船,跳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以人的身份守望到最后,也算尽了职责吧。

四、火的封印与黑暗之环

说到洛斯里克天空的黑暗之环,既然现在已经清楚黑暗之环是用火封印黑暗的产物,而被封印的黑暗看起来又很像环城,联系到环城之上就是初火,那么就可以认为,初火旺盛燃烧的时候,天上的就是太阳(所以葛温是太阳王w);而薪王要烧没的时候,或者像三代传火结局这样柴火太弱,烧了也没什么鸟用的时候,天上出现的就是黑暗之环。

黑暗之环同样也是火的封印在人身上的体现。

由过往经验可知,身上有黑暗之环的不死人大量出现的时候,就是需要新的薪王的征兆,或是黑暗之王上位的时机。现在我们知道了,成为不死人出现因素的黑暗之环,出现的原因就是上一个薪王快要烧完了。所以,这既是需要新的薪王出现的时刻,也是黑暗之王篡火的最佳时期。

所以像一代不死院那样把不死人都关起来,或是二代某些国家那样狩猎不死人,都是毫无意义的。但这同时也说明,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成了不死人,初火就仍然延续着。就算是洛斯里克这种巡礼蝶满天飞、人之脓遍地走的情况也一样。

还有以下几个与黑暗之环相关的因素:

1、隆道尔给人身上打洞的秘术,十有八九也是破除火的封印,让暗穴出现。

2、乌拉席露人和咕噜的异变,则可能是火的封印还在,人性积累太多导致变异的缘故。

3、人之脓很可能是在火的封印相对强的洛斯里克,当事人体内积累的黑暗直接冲破封印的结果。而人之脓弱火,也算是个佐证吧。

人之脓和变异乌拉席露人成因相同,结果不同的原因,可能就是乌拉席露和咕噜的时代,火的封印更强,所以积攒的黑暗更多,变异也就更加严重。

4、三代的巡礼者和圣职需要背盖子。这个盖子起到的就是加强封印的作用。

5、累积者誓约提到,某个特别的椎骨是神的枷锁。而人身上的黑暗之环,是否就是所谓枷锁的体现?

6、不死人和濡湿人形的差别,或许也在于他们身上是否存在神的枷锁?

7、蛆人利用罗莎莉亚疑似幽邃的力量转生,却与濡湿人形不同的原因,是否也与神的枷锁有关?

黑暗之魂3DLC2剧情分析

一、神之时代的黑历史

从环印骑士套装说明看,在与古龙交战的时代,矮人王及环印城势力同样是诸神的盟友。与葛温的势力在诸神之地罗德兰类似,他们的势力就在深渊。

结合葛温授予矮人王冠的雕像,加上环印骑士同样屠龙却不受赞颂、蒙住眼睛表示对火的不满之类的描述,可以推知矮人王对葛温是一种从属地位,并且身份较为低下。鉴于同样屠龙的小伙伴魔女墓王并没有这种待遇,加上诸神畏惧黑暗的描述,可知矮人被避忌的原因,就是他们持有的黑暗之魂。

诸神之所以恐惧黑暗,或许可以从幽邃的说明中略知一二。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也因此成为恐怖事物的温床”。这或许说明,幽邃就是从神圣中滋生的。从神圣中滋生,却与神圣相克,也难怪诸神避之不及了。

于是等到古龙死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狡兔死走狗烹了。(所以一代DLC戈夫为什么那么淡定,因为诸神这个德性他早就见过了w)

葛温对异端倒不算特别坏。受人厌忌的巨人戈夫受封骑士,王城也有巨人铁匠和卫兵;受忌讳者有画中世界可以容身;至于阶级敌人黑暗之王,他或者是认清了黑暗不可战胜,觉得与其打个几万年的地鼠不如把现在这几个黑暗源头好好供起来。而矮人诸王离开深渊,被关在环印城中;环印骑士的深渊武器也为火所封印。葛温封他们为王,并且送去了自己的女儿费莲诺尔和她的骑士团,以及古龙后裔米狄尔。

米狄尔的角色就是吞噬滋生的黑暗/幽邃,教堂之枪的角色当然是守护公主,而费莲诺尔的角色有两个:一是监视者,二是盟友。监视者的角色可以从希拉身上略窥一二;而盟友这方面,则可由最后幸存的矮人王向费莲诺尔求救推出。如果费莲诺尔单纯只是奉葛温王之令悬挂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谁会向她求救呢?

特使小环旗的道具说明提到,诸神会来迎接费莲诺尔。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来迎接一个相当于终身制的看守和大使?一是畏惧黑暗的诸神找到了一劳永逸控制黑暗的方法,费莲诺尔不必再亲身监视;另外就是黑暗时代避无可避,终于来临的时候。也就是对矮人诸王而言,要么永无出头之日,要么等到天荒地老。所以,狂王和环印骑士不满也是事出有因。

但此时环城仍未与世隔绝,仍有使节团与环城有所来往。从环城沼泽的白树枝、白树弓,以及米狄尔**疑似乌拉席露的装备上看,乌拉席露早就与环城有所关联。然而这种关联最终导致了灾难:一代DLC乌拉席露人在卡斯的诱惑下挖了祖坟,令发狂的马努斯苏生。即使马努斯死去,四散的暗之堕子、流落世间的暗术、世界各地出现的暗穴,也都为火的时代投下了浓烈的阴影。而小隆德四王的堕落也证明了诸神内部并非坚不可摧。众神离开亚诺尔隆德,究竟是真正离开,还是被放逐了呢?

疑似乌拉席露的使节成为最后一名教堂之枪,或许就意味着乌拉席露事件之后,环城以及矮人诸王才从此逐渐被遗忘了。

二、早期的黑暗信仰及势力

即使矮人被遗忘,他们的黑暗信仰却未必被真的遗忘了。一代里以杀神为目标的邪教、原素瓶说明中一带而过的黑暗传承、黑暗余烬说明中提到的“黑暗武器的制作方法在教会是禁忌”,以及属于蓓尔嘉、三代中归属隆道尔的奇迹黑暗禁令,都证明了被封前,黑暗之魂确实在诸神治下有着一席之地,在矮人诸王被封前后与诸神敌对过,之后也渊源流传。我们见到的环印城诸王,可能只是最初的矮人诸王中对葛温顺从的那一部分。

与此同时,并非深渊的所有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至少狂王不愿接受这种命运,结果则是为希拉所杀。

显而易见的是,黑暗之魂的力量远弱于葛温魔女墓王之和,否则矮人诸王就不会被封在环印城中,也不会有各种各样矮人从属于葛温、环印骑士费力不讨好敢怒不敢言的暗示。狂王为希拉所杀也是旁证。希拉是公爵的女儿,也就是说实力在她之上的,仅限葛温神系就至少有若干公爵和葛温一家。这样一个实力前列但不在顶尖的人物可以让诸王之一再起不能,足以说明矮人王对葛温神系毫无招架之力。

但从隆道尔文化和环印城文化显而易见的相似之处看,狂王的反叛确实渗透了诸神的封印,而以深渊作为根据地的卡斯多半就是他的盟友。狂王和卡斯希望的无疑是火的时代的结束,与黑暗时代的到来。另一方面,在乌拉席露事件后,马努斯的碎片散落到世界各地。她们作为暗之堕子,对初火没什么兴趣,只不过是追随意志强烈的人,在世间散布黑暗。虽然不清楚二代的远古暗穴究竟该由哪方势力负责,总之就把锅甩到杜娜湘卓身上算了。

剩下的诸王似乎并不急于如此,或是忌惮希拉的监视,或是单纯的拖延症,总之他们坐稳了王座,直到末世来临。

总之,后来卡斯接过了黑暗势力的大旗,一手打造了吸魂鬼和隆道尔势力。然而不论是一代还是三代的黑暗之王结局,都没有提到去环印城迎接矮人诸王。要么是卡斯和尤莉亚还没来得及提到,要么就是这些疑似不思进取的王已经被放弃了。

但不论诸神怎样忌惮黑暗之魂,人类却总是对黑暗有所向往的。他们不断追寻,不断渴望。这所谓的贪婪,或许就是黑暗一经释放就再也无法平息的原因吧。

三、末世的环印城

到DLC2的时代,不断吞噬黑暗的米狄尔终于接近了极限;环印城被黑暗侵蚀,费莲诺尔公主为从滋生的黑暗中维持环印城陷入沉睡;矮人诸王在希拉看守下不敢轻举妄动;封印削弱,人进入环印城寻找黑暗之魂;说客白脸虫放弃使命,大啖食粮。(幽邃法术中召唤噬咬人的虫子,和一直啮咬圣女的虫子,可能就是这些白脸虫。)

不会有人来迎接费莲诺尔,毕竟葛温全家什么情况我们都清楚。由此看来,不过是公爵之女的希拉能保持正常显然是费莲诺尔的沉睡和米狄尔吞噬黑暗的结果。

但即使如此,环印城内仍然无人使用暗术。矮人诸王并没有变强,相反似乎衰弱了。可见即使是末世,火的封印仍然起着作用。

而环城之外,黑暗势力显著扩大,艾尔德利奇和沙力万都能控制葛温德林。不论是他们太强,还是葛温德林变弱了,相比之下,矮人诸王的实力和进取心实在是要打个问号。

所以,盖尔能全灭矮人诸王,一是因为他们被封印和看守,无法从近在咫尺的黑暗中获取力量;二是盖尔真的很努力,我甚至怀疑恶魔王子门后那条路就是盖尔挖出来的。而盖尔吃掉黑暗之魂后,因为火的衰弱、费莲诺尔的死去和环城的崩毁,封印无法维持,他的失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封印崩溃、黑暗之魂解放之后,**地背盖子的老妪迅速跳船,转职天使。作为一个疑似洛斯里克主祭的婆婆,居然不声不响地信了异端……不过洛斯里克这破船,跳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以人的身份守望到最后,也算尽了职责吧。

四、火的封印与黑暗之环

说到洛斯里克天空的黑暗之环,既然现在已经清楚黑暗之环是用火封印黑暗的产物,而被封印的黑暗看起来又很像环城,联系到环城之上就是初火,那么就可以认为,初火旺盛燃烧的时候,天上的就是太阳(所以葛温是太阳王w);而薪王要烧没的时候,或者像三代传火结局这样柴火太弱,烧了也没什么鸟用的时候,天上出现的就是黑暗之环。

黑暗之环同样也是火的封印在人身上的体现。

由过往经验可知,身上有黑暗之环的不死人大量出现的时候,就是需要新的薪王的征兆,或是黑暗之王上位的时机。现在我们知道了,成为不死人出现因素的黑暗之环,出现的原因就是上一个薪王快要烧完了。所以,这既是需要新的薪王出现的时刻,也是黑暗之王篡火的最佳时期。

所以像一代不死院那样把不死人都关起来,或是二代某些国家那样狩猎不死人,都是毫无意义的。但这同时也说明,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成了不死人,初火就仍然延续着。就算是洛斯里克这种巡礼蝶满天飞、人之脓遍地走的情况也一样。

还有以下几个与黑暗之环相关的因素:

1、隆道尔给人身上打洞的秘术,十有八九也是破除火的封印,让暗穴出现。

2、乌拉席露人和咕噜的异变,则可能是火的封印还在,人性积累太多导致变异的缘故。

3、人之脓很可能是在火的封印相对强的洛斯里克,当事人体内积累的黑暗直接冲破封印的结果。而人之脓弱火,也算是个佐证吧。

人之脓和变异乌拉席露人成因相同,结果不同的原因,可能就是乌拉席露和咕噜的时代,火的封印更强,所以积攒的黑暗更多,变异也就更加严重。

4、三代的巡礼者和圣职需要背盖子。这个盖子起到的就是加强封印的作用。

5、累积者誓约提到,某个特别的椎骨是神的枷锁。而人身上的黑暗之环,是否就是所谓枷锁的体现?

6、不死人和濡湿人形的差别,或许也在于他们身上是否存在神的枷锁?

7、蛆人利用罗莎莉亚疑似幽邃的力量转生,却与濡湿人形不同的原因,是否也与神的枷锁有关?

五、放眼深海时代的先驱们w

即将到来的黑暗时代/深海时代究竟如何,我们只能猜测。可以知道的是,连霸王沃尼尔这种背后有黑教会或者暗之堕子的人都怂了,可见是个对人而言相当不友善的时代。那么希拉说公主为了人类才沉睡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与一味畏惧、逃避的诸神不同,也有很多面对、拥抱黑暗的势力与个人。

1、幽邃教

主要成分:可燃垃圾艾尔德里奇、干尸脸控沙力万,以及黑化的白教信众。

幽邃圣者艾尔德利奇本身就很可能已经成为了适合在幽邃中生存的生命。但和主动祈祷达到众筹效果的巡礼蝶不同,艾尔德里奇是通过食人产生这一变化的。而艾尔德利奇的沙力万和幽邃主教团之所以帮助他,也必然和自己度过深海时代有关。可能是因为,在深海时代,有这么牛逼的一个神保佑,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也因此成为恐怖事物的温床”。这似乎说明,幽邃就是从神圣之中滋生的。所以白教的主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幽邃封印人,又自然而然地被幽邃所吞噬,成了幽邃主教。而罗莎莉亚,可能就是葛温艾薇雅被幽邃影响的结果。

而幽邃大主教麦克唐纳,见到教堂的沉淀灵魂时,开心地说:“太棒了,世界之渊就在此地”。所谓沉淀灵魂,就是人心沉淀物之类。这东西的说明提到“传说总有一天会成为世界的枷锁” 。这或许是深海时代必将来临的旁证吧。

2、隆道尔

团结在平抚黑暗的卡斯和它的女儿们领导之下的隆道尔。

其出现与卡斯相关的黑暗生物有两类:一是隆道尔不死人与吸魂鬼;二是受人性失控影响的咕噜和乌拉席露人。从乌拉席露事件后卡斯再未出现来看,前者才是比较稳定的目标。

身上可以开最多暗穴的不死人,就有资格成为游魂之王。联系暗穴与火的封印的关系,暗穴越多,能引导出的黑暗力量大概也越多。

所以隆道尔的活尸们并非打白工,而是只有活尸状态才能安全地投入到黑暗之魂的温暖之中。只有不死人有**也是这个原因。

在篡火结局中,天上的太阳从黑暗之环变成了发出白光的黑色太阳,而黑焰白光正是人性之火的特点。这无疑是黑暗时代的象征;但我们仍不知道环印城的诸王是否自由了。因为我们不清楚之前有没有黑暗之王,因为到DLC2,环印城的公主、希拉、黑龙都在,黑暗之魂仍在诸王手中。假如之前有过黑暗之王,那么,要么黑暗之王也无法解封环印城,要么卡斯和他的代理人对解除封印毫无兴趣,只想放弃这群不求进取的懒鬼另立中央。

至于卡斯,我们只知道在魂3的时代它已经不在了,只有几个女儿代替他为隆道尔人做主。由于二者间显著的差异,这些女儿应该不是亲生的,更有可能和马努斯的暗之堕子原理类似。或者卡斯直接用攒的人性捏了几个妹子,谁知道呢。

这些女儿虽然奉行卡斯的遗愿,但也和暗之堕子一样有自由意志,例如芙莉德就放弃了自己的使命,动机是画中世界的鸦人比不死人更可怜。不过既然尤莉亚没说什么也就算了吧。

3、卡利姆

一代中,卡利姆在阿尔斯特公爵的统治下,制作抗性戒指(方法上有些不好的谣传)、解咒石,并且以较为阴险的战斗风格出名。

在三代,我们还知道卡利姆仍然制作以上道具(方法成了卡利姆圣职的秘密),但解咒石成了隆道尔的特产。他们还收编了女神夸特,小龙人摩恩,宣称自己是正统白教。而当初的阿尔斯特公爵,只在阿尔斯特枪的说明中提到以“穿刺公爵”闻名。显然,卡利姆和阿尔斯特公爵做了切割,虽然不清楚他是像葛温德林一样失势,还是像无名一样成了活尸,或者单纯只是和希斯一样发狂了。总之,从某时开始,卡利姆的圣职占据了主导地位。

卡利姆圣职者中,虽然盲眼信徒受人尊重,但呻吟骑士掉的眼罩,也说明了盲眼信徒未必都是真盲。他们崇敬二代黑暗派的女神夸特,将白教主神洛伊德贬为异端。玩过一代的都知道,白教传承的主神无疑是洛伊德,废洛伊德而尊夸特,白教在卡利姆也不过是种包装的手段。

夸特上位的手段,就是将各处的传说窃为己有。比如白教,比如泪石的传说;而摩恩是否真正为夸特的随从,或许也值得怀疑了。

在DLC2我们看到,环城中的解咒石碑和解咒石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所以,拥有这项技术的文明,多半与最初的神的时代的深渊势力有所关联。

而卡利姆尊崇夸特这个黑暗系的神明,同时又对白教有所针对。结合卡利姆一直以来都不干不净的印象,或许他们就是一代中的邪教的传人。至于最初的白教诸神,在卡利姆邪教和伊鲁席尔两大势力的针对下,在初火将王的末世,不复当年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总之,卡利姆作为上升中的邪神势力依附者,对即将到来的黑暗时代有所准备是必然的。或许,他们和隆道尔就是从神的时代流传到现在的两个黑暗信仰的分支。孰优孰劣,只能任凭想象了。

4、暗之堕子

无组织无纪律,以抱大腿为核心的暗之堕子。

在本作没有特别的影响力,但仍然称得上是潜力股。但倘若在深海时代,她们与作为其本质的人性合为一体,还需要存在、求索下去吗?还是,即使如此,也能见到值得她们追寻的意志呢?

5、天使与巡礼蝶

由洛斯里克的大蛇雕像上看,弗拉姆特或者他亲戚成了天使。再怎么说,弗拉姆特这个两头混的大蛇也该比洛斯里克人要早知道黑暗时代即将不可避免地到来。所以后来我们见到的巡礼蝶/天使,可以认为是对弗拉姆特或者他亲戚的模仿。

从设定集巡礼蝶相关来看,巡礼蝶和天使可以单体升天,也可以众筹升天。虽不知二者是否是同类,但原理应该是类似的。

还有另一种天使:金三胖。可以知道的是,他们比巡礼蝶旁边的祈祷者单体要强,但是比**地发光炮的天使弱,并且他们的存在确实是天使信仰的延伸。但金三胖这个级别,能不能活过深海时代就未可知了。

六、余火

传火终结结局中火防女提到:“总有一天,黑暗中一定会出现一簇小小的火团——就是那王者们传承的余火。”

余火,就是,人性嘛。

然而同样是黑暗之物,也有人性(晶体),与人心沉淀物(反正不是晶体)的区别。法术黑蛇的说明中提到,“不论是魔法或是咒术,与人性相关的法术,皆是殊途同归。换句话说,因为寻求意志是它们的共同目标。”

而灵魂法术也好,幽邃法术也好,都是受生命吸引。或许受意志吸引,就是人性的独特之处。人性总归是特别稀有的。

人性这玩意之所以变成余火,可能就是,自燃了吧。至于受意志吸引,传火的薪王又有哪个意志软弱呢。

但在即将到来的深海时代,如果想让这点余火休养生息到值得一提的强度,大概还要过很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攻略 » 黑暗之魂3DLC2剧情分析 环之城历史及各势力背景解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