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14剧情介绍 拳皇14全队伍序章剧情一览

女性格斗家序章故事

穿着华丽男装的女性格斗家。格斗风格是自我流的泰式拳法。利用自己的身高使出的丰富的踢技是其特征。对于女性格斗家们而言,是领导者般的存在。也是酒吧「幻觉」的老板。

不知火舞

继承了不知火流忍术的女忍者。以华丽的动作与妖艳的服装将对手玩弄于股掌。战斗方式的信念以大型扇子为武器,「舞如蝶,刺如蜂」。和安迪之间的恋情的发展也很令人在意…

艾丽丝

崇拜特瑞·博加德,以自我风格学会了聚集在南镇的格斗家们的技术。虽然还很粗糙,但有着超群的身体能力与格斗天赋,是将来有望的女性格斗家。有些马马虎虎的开朗性格。


南镇的午后,在琼经营的『幻影酒吧』分店里, 身着艳丽衣装的女性用比别人响亮一倍的声音大声说道。

「你知道吗! 安迪那家伙,又瞒着我跟那个内裤男跑去组队了啦。特瑞也就算了,但那内裤男到底哪里好了?」

「哎,是因为他有实力吧? 虽然比不过我就是了。」

「既然这样,我就要拿冠军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让他们知道比起东丈,还是我适合跟安迪组队!」

「每次都是这样发展还真玩不腻呢。」

以前舞也因为无法和安迪组队而大发雷霆, 但今天负责缓和气氛的人不在,只剩琼一个人面对她。

「那是当然啦! 既然决定了,就来参加KOF吧! 小百合人在哪里?」

「这次她好像要做为极限流成员出场。为此展开特训跑进深山里了,还真辛苦呢。」

「那还差一个人要怎么办? 啊,找玛丽或雏子她们吧!」

「玛莉和芭妮莎有工作要处理。 雏子和香澄的话,你之前说要跟安迪组队已经拒绝人家了吧。」

「怎么办—。快要来不及申请了啦! 现在找她们加入应该还可以吧。」

「不行了吧。雏子她们也说过有其它事要忙了。这次就放弃如何?」

「不要! 我绝对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想参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吧,我去找找看!」

舞一口喝干眼前的酒杯,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坐在离吧台最近桌子处的女性抓紧时机,出声叫住了舞。

「找我吧! 让我加入你们的队伍!」

「还真是到处都有……。话说,你是哪位?」

「我叫做艾丽丝。在南镇应该还算是小有名气。」

「艾丽丝……。啊,我有听过关于你的传闻。 最近大家正在谈论,有个女生参照着泰利他们的技法,加以更改转化为自己的招数。」

「这样感觉跟小百合好像呢。好啊,你看起来也满能战斗, 如果能打得到我一下,就让你成为队员吧。」

「OK! 我会拿出全力认真应战。」

琼示意比赛开始的瞬间,艾丽丝先发制人,突然就使出必杀技招呼过去。 但是舞以轻巧的身段躲开攻击,并露出了些许失望的表情。

「太冲动了,这种大招怎么可能打得到我。唉……。这样就结束啦。」

艾丽丝的架式露出破绽,舞对她放出了龙炎舞,但太过轻敌的攻击被艾丽丝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

(咦!……没想到,在那姿势下还能躲得过)

「喝啊啊啊,深潜冲撞!」

抓住舞一瞬间的犹疑,艾丽丝的招式为战斗漂亮画下句点。

「不错嘛~尽管是舞太大意了,但你的确如传闻中厉害。」

「好痛好痛……。你还满有实力的嘛。那就请多指教啦! 我们要打倒那个内裤男还有特瑞,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OF COURSE! 我一定会让特瑞见识到厉害! 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吧!」

「很棒哟小艾,就是这个气势!! 好,庆祝新队伍诞生今天就来大喝一场吧—!」

「喔喔———————!!」

「哎呀呀,你们还真有干劲。 话虽如此,我也有不想输的对手,所以能够了解你们的心情。」

「来吧,琼也一起来举杯庆祝新队伍的成立!」

顺利吸收进新手成员,满怀战意打倒特瑞、东丈和良(?)的新女性格斗家队伍于焉而生。

女性格斗家序章故事

穿着华丽男装的女性格斗家。格斗风格是自我流的泰式拳法。利用自己的身高使出的丰富的踢技是其特征。对于女性格斗家们而言,是领导者般的存在。也是酒吧「幻觉」的老板。

不知火舞

继承了不知火流忍术的女忍者。以华丽的动作与妖艳的服装将对手玩弄于股掌。战斗方式的信念以大型扇子为武器,「舞如蝶,刺如蜂」。和安迪之间的恋情的发展也很令人在意…

艾丽丝

崇拜特瑞·博加德,以自我风格学会了聚集在南镇的格斗家们的技术。虽然还很粗糙,但有着超群的身体能力与格斗天赋,是将来有望的女性格斗家。有些马马虎虎的开朗性格。


南镇的午后,在琼经营的『幻影酒吧』分店里, 身着艳丽衣装的女性用比别人响亮一倍的声音大声说道。

「你知道吗! 安迪那家伙,又瞒着我跟那个内裤男跑去组队了啦。特瑞也就算了,但那内裤男到底哪里好了?」

「哎,是因为他有实力吧? 虽然比不过我就是了。」

「既然这样,我就要拿冠军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让他们知道比起东丈,还是我适合跟安迪组队!」

「每次都是这样发展还真玩不腻呢。」

以前舞也因为无法和安迪组队而大发雷霆, 但今天负责缓和气氛的人不在,只剩琼一个人面对她。

「那是当然啦! 既然决定了,就来参加KOF吧! 小百合人在哪里?」

「这次她好像要做为极限流成员出场。为此展开特训跑进深山里了,还真辛苦呢。」

「那还差一个人要怎么办? 啊,找玛丽或雏子她们吧!」

「玛莉和芭妮莎有工作要处理。 雏子和香澄的话,你之前说要跟安迪组队已经拒绝人家了吧。」

「怎么办—。快要来不及申请了啦! 现在找她们加入应该还可以吧。」

「不行了吧。雏子她们也说过有其它事要忙了。这次就放弃如何?」

「不要! 我绝对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想参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吧,我去找找看!」

舞一口喝干眼前的酒杯,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坐在离吧台最近桌子处的女性抓紧时机,出声叫住了舞。

「找我吧! 让我加入你们的队伍!」

「还真是到处都有……。话说,你是哪位?」

「我叫做艾丽丝。在南镇应该还算是小有名气。」

「艾丽丝……。啊,我有听过关于你的传闻。 最近大家正在谈论,有个女生参照着泰利他们的技法,加以更改转化为自己的招数。」

「这样感觉跟小百合好像呢。好啊,你看起来也满能战斗, 如果能打得到我一下,就让你成为队员吧。」

「OK! 我会拿出全力认真应战。」

琼示意比赛开始的瞬间,艾丽丝先发制人,突然就使出必杀技招呼过去。 但是舞以轻巧的身段躲开攻击,并露出了些许失望的表情。

「太冲动了,这种大招怎么可能打得到我。唉……。这样就结束啦。」

艾丽丝的架式露出破绽,舞对她放出了龙炎舞,但太过轻敌的攻击被艾丽丝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

(咦!……没想到,在那姿势下还能躲得过)

「喝啊啊啊,深潜冲撞!」

抓住舞一瞬间的犹疑,艾丽丝的招式为战斗漂亮画下句点。

「不错嘛~尽管是舞太大意了,但你的确如传闻中厉害。」

「好痛好痛……。你还满有实力的嘛。那就请多指教啦! 我们要打倒那个内裤男还有特瑞,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OF COURSE! 我一定会让特瑞见识到厉害! 洗干净脖子好好等着吧!」

「很棒哟小艾,就是这个气势!! 好,庆祝新队伍诞生今天就来大喝一场吧—!」

「喔喔———————!!」

「哎呀呀,你们还真有干劲。 话虽如此,我也有不想输的对手,所以能够了解你们的心情。」

「来吧,琼也一起来举杯庆祝新队伍的成立!」

顺利吸收进新手成员,满怀战意打倒特瑞、东丈和良(?)的新女性格斗家队伍于焉而生。

日本队序章故事

草薙 京

祖先代代相传的草薙流古武术的继承者。傲岸不逊,过于自信而毒舌,拥有极高的格斗武艺天赋。能够自由操纵火焰,将对手化为灰烬。与八神庵是宿敌

二阶堂 红丸

日美混血儿也是财团会长之子。通过射门练习锻炼的腿技以及自身易带电体质的结合,能够自由操纵雷电的天才格斗家。与草薙京互相欣赏,亦是对手也是好友。

大门 五郎

过去曾是柔道黒带,因感到柔道的瓶颈而自创我流格斗术与撼动地面的【地雷震】。之后出席异种格斗技大会,与草薙京二阶堂红丸相遇。平时少言寡语,温厚且默默努力着。


在武术修行旅途中,接到父亲草薙柴舟的联系而回归,青年踏进了老家的大门。 会客室里出现的身影,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二阶堂红丸以及大门五郎。 换做平常,他们不会这样在草薙家集合,但这次是柴舟说 有事希望当面拜托,才让众人像这样齐聚一堂。

「回来啦……。抱歉啊特地把你找来。你看这个。」 柴舟伸出手来,指间捏着一个眼熟的信封。

「这个……。不是KOF的邀请函吗。为什么……」

「然后,有一件事顺便想拜托你们。」

「老爸,不会又是什么麻烦事吧。」

「没什么,不过就是一点新人教育啦……。唐福禄老师你们都听过吧。这次唐老师会带着新弟子出场,但对方好像很不会控制力道。希望你们可以帮忙引导一下方向。一般格斗家可能会有危险,但你们的话没问题吧。」

柴舟以这本次有事要求为由,跟他们直接会面,原本打算用有点粗暴的方式各自刺探一下其力量盛衰。但一眼看到他们,就知道毫无这个必要。

「果然是麻烦事嘛。都还不知道那些家伙能不能打进前几名,说这个太早了吧。」

「有老师在的话应该没问题。你就大方一点答应帮忙吧,好吗,京。」 柴舟弯起嘴角笑着啜饮热茶,京啧了一声,好玩地观察着这对父子间你来我往的红丸开口说道。

「那新人是不是位美丽的小姐呢,这点对我来说比较重要。」

「嗯。为有前途的年轻人指引方向是重要的事。」 受「教育」一词吸引,大门已经跃跃欲试,其它人正要对他吐槽几句时,门口传来令人怀念的声音。

「草薙先生——————,各位————!! 好久不见。 听老师说大家回来了,我就立刻飞奔来啦!」 蹬蹬的脚步声越过走廊,矢吹真吾兴奋泛红的脸庞出现在众人面前。

「好久不见啦真吾,你也一点都没变呢。」

「哼哼~。请不要以为我跟从前一样喔。这半年我经历重重修行,融会贯通出一套新必杀技,快让我露一手给各位看看吧。有了这招要在KOF获得优胜也不是梦想了喔!」 对意外登场的可爱晚辈这番话,大门比京率先做出了反应。

「喔,很有自信嘛。让我先来会会你吧。」 高兴地眯起那双细眼,他穿上木屐走进了庭院。

「我要上啰~大门先生!」 其它人在一旁望着充满干劲摆好架式的真吾和大门。 这时柴舟在京背后,用不同往常的认真声音向他搭话。

「听我说几句好吗京。我有话要告诉你。」

「啥事呀,老爸。」

「和唐老师谈话时……。我有一种预感。总觉得在这次的KOF中,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虽然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事,但心里总觉得很不踏实……。 自己多小心点。」

「什么意思啊……。真是模糊不清。哎,不管跑出什么来我都会设法处理啦。」

在这时,真吾充满气势的咆啸声响起,打断了两人对话。

「呜喔喔喔喔……喔? 咦,咦? 火没有出……大门先生请等一下。呜、呜哇———!」 战技的威力是不错,但因为尚未完成,使不出火炎而陷入慌乱的真吾挨上了大门一记反击,倒地不起。

「说得那么好听结果是这样啊……」

「嗯,修行还不够喔。光靠这样想要拿到KOF优胜简直是做大梦呀。」 听大门这么说,红丸好像想起什么了一般望向京。

「对了,优胜……。在我们离开的期间,好像出现了一个自称「初代」KOF冠军的人物。」

「什么? 冠军……。而且还是初代……。那是啥啊。」

「果然你还没听说吗。详情我也不清楚,总之好像是个非常有钱的人。那家伙就是这次的主办者……。你想怎么做,京?」

「那还用说。给那个自称冠军来点新人教育。全部都包在我身上吧!」

有时事大有时事小,但KOF中总是会发生不好的事。 亲身体验许多次的他,胸中怀抱着毫不动摇的自信,背后的烈日闪耀着强烈的光辉。

八神队序章故事

八神 庵

三神器之一八神一族后裔。切割撕裂般的体术配合特有的紫色火焰,运用八神流古武术的格斗家。与大蛇建立血之契约,从而引起【血之暴走】。八神与草薙家族有660年以久的恩怨

麦卓

过去曾是地球意识中企图复活【大蛇】的大蛇八杰集中一员。擅长运用狡猾且迅速的身姿与锋利的手刀将对手切割。冷漠的现实主义者,与薇丝的性格完全相反。

薇丝

与麦卓相同,同为大蛇八杰集的一员。纤细的身体中却蕴藏着可怕的怪力,彪悍的投技将对手轻松制服。性格极端残忍残酷。对因大蛇之血而狂暴的八神庵十分感兴趣。


无声静寂。满月光辉格外赤红,将林立的墓碑照成一片血红。 公墓的偏僻角落伫立着一座小墓碑, 碑前横放着一根已燃成灰烬的香烟。 发色鲜红的男人望向香烟残灰,陷入了沉思。

「哼……。是来上香吗。」

这样低声说完后,他将视线转向旁侧的榆树。 接触到他视线的当下,在枝干栖息的乌鸦群一瞬间振翅飞起。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被月光照耀拉长的影子底下, 出现了两股气息对那男人窥探盯视着。

「好久不见啦,八神庵。有没有多做几个美妙的恶梦呀。」 那女人的话语中带着一股异样妖艳感。确实感觉得到气息,但却看不见人影。

「没死透的家伙从地狱深处爬回来想干嘛?」

「真是冷淡呀。因为舍不得你,所以才特地跑来这里见你呀。 很开心吧? 」 和方才不一样的另位女性声音响起。

「无聊……。给我滚。」

话声一出,八神的右手围绕起紫炎,让空间都产生了扭曲。 仿佛要挥去虫子般扬起手腕,让火炎朝那气息来源迎面扑去。 就在接触到气息源头的刹那,他放出的火炎忽然迸裂飞散。

「呵呵……。真是粗暴的欢迎方式。 我们会出现的真正理由……。你应该也大概察觉到了吧。」

紫炎烟消云散的彼端,浮现出两位美女身影。 麦卓和薇丝。 是曾经的队友,也是让八神耗费不少功夫应付的女性。

薇丝丢出了一个信封。 根本没有必要确认内容,是那眼熟的信封……KOF的邀请函。

「哼哼哼……。 这一次KOF会是恶梦的开端。吸引生命芬芳之汇集,亡者们的群聚。 我可是把那声音听得非——常清楚喔, 八神!……在那时,如果舍去力量作为「人」生存下去,你就能从恶梦中苏醒的哪!」 薇丝的话声回荡在夜晚的空气中。

「你宿愿得偿的日子说不定在近期就会到来呢。 不过,在那之前八神……。也要你还活得到那时候才行。」 对于麦卓预言似的话语,八神毫不感兴趣地嗤之以鼻。

「哼……。在杀了「那家伙」之前我是不可能死的。」

「是吗,那可真让人期待……。让我们好好见识一下你重拾的力量吧。 可别让人家失望喔。」

「喔……。这么感兴趣的话不如现在就见识一下吧? 不过观赏费就得拿你们的灵魂来付啰。 」

庵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不祥的气息围绕在他四周。

「呵呵……。不用了,现在要回地狱去还太早啦」

「哼哼哼……。再见啦八神……。我们还会相见,在恶梦的入口处等着你!」

女性们这样说完后,就再度消失在黑暗深处。 八神掉过头去,背着月光迈开了脚步。 仿佛渴求着鲜血一般,璀璨的月光颜色是那么赤红。

「……只有亲手杀了那家伙,才能从恶梦当中醒来。」

他所求的一切,无非是和「草薙京」这名男子一战。 因为,对他而言那就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活着的方法。

饿狼队序章故事

特瑞·博加德

作为格斗家的养父杰夫博加德被吉斯霍华德杀害后而发誓要复仇,与弟弟安迪博加德一起投身到格斗技的世界中。阳光的性格且乐于助人,被街上的孩子们当作英雄一般崇拜着。

安迪·博加德

为了打倒将养父杰夫博加德杀害的仇人吉斯霍华德,而习得与体格相符合的武术与不知火流忍术。对对手怀有敬意且非常注重礼仪,与不知火舞是情侣。

东丈

独自从泰国远渡过来,达到泰拳顶点的冠军。虽然拥有阳光且豪爽的性格,但在追求变强方面很偏执。与特瑞和安迪在南镇相遇,作为好友与他们有很深的友谊。


南镇里格斗家们群聚的休憩场所——泡泡咖啡厅,店内有位热血沸腾的男子,正与堆积如山的料理进行奋战。

「给我料理!全部拿来――――――――!!炸鳄鱼肉再来个10盘,理查德!」

东丈简直就像个食物战士,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横扫所有料理, 特瑞一边侧目着这景象,一边听弟弟安迪发着牢骚。

「你知道吗,大哥。舞刚才打了电话来做宣战公告啦。」

「又是那档事吧。和舞的对战就交给你负责啦。」

「这次舞说要打倒的人是东丈呢。而且大哥你也被下挑战书了喔。」

「我吗,还真新鲜。到底是谁,不会是玛丽或百合吧?」

「听说玛丽、百合还有香澄她们这次时间凑不上,没有成功组成队伍。」

「是喔—那就是有新面孔对我宣战啰。」

「好像是这样。新队员就是那个常常模仿大哥的艾丽丝啊。」

「原来是艾丽丝啊……。好像很有意思! 不过,为何会找上艾丽丝,她们彼此认识吗? 」

「这个嘛……」

安迪把从舞那边听来,她们组成队伍的前因后果和特瑞说了。

「这样啊—。还好,有舞她们陪伴的话,应该可以顺利撑到跟我们比赛的时候吧。 话说回来,我们还有个对手不得不注意才行。 吉斯•霍华德……。那家伙也要参加这次大会。」

「吉斯•霍华德」这名字深植在他们心中。 这个既冷酷又残忍的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对出自同门的两人的养父痛下了杀手。

「该不会这次大会在暗中牵线的人,就是吉斯•霍华德吧? 大哥。」

「不,玛丽说他跟主办者没有交集。 这次应该只是被邀请,以选手身分参赛……」

「但是,他应该不会毫无理由地来参加格斗大会。 还是小心预防他有什么阴谋的好。」

「嗯,总之多注意不会错。可以的话我想在比赛里狠揍他一顿就是了。」

「是啊,大哥……。这次要亲手解决那家伙。」

说出「吉斯•霍华德」这名字之时,两人周遭就骤然升起一股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但东丈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豪迈地大口喝干啤酒后,发出一声强力的呐喊。

「噗哈—————。管他对手是谁。 这次的KOF我一定会获得优胜!! 让世界好好见识一下我的全新传说!!」

「……话说回来,他情绪也太亢奋了吧?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啊。」

「好像是告白后被拒绝了呢大哥。原因是……。 被对方认为在跟某个娘娘腔粉丝交往。 」

「Oh……。这还真让人说不出话。」

「啊啊啊啊啊,扭曲的形象扩大了啦! 网路社会真的好恐怖!!!」

两兄弟用温暖的眼神,望着被名为网路社会之恐怖魔兽 蹂躏的热血男子,在心中对自己说。 (还是别管他了)

龙虎队序章故事

坂崎良

父亲坂崎琢磨创建的极限流空手道场的老师。从小就接受严苛的锻炼,被称为“无敌之龙”。拥有坚韧不屈的性格。为了扩大极限流空手的门生而努力着。

罗伯特·加西亚

极限流空手道场的老师。是意大利加西亚财团的少爷,由于与父亲生气而加入极限流空手道场。擅长丰富的腿技招数。与坂崎良是要好的竞争对手。对坂崎百合抱有好感。

坂崎百合

坂崎良的妹妹。学习极限流空手不到1年就学会了奥义。通过自己的改进而自创独有的招式,天资过人。为了让自己的哥哥能够承认自己的实力,而每日刻苦修行着。


收到KOF邀请函后一个月。 在极限流师父的提议下,他率领众人离开南镇,为了提高各自实力进入深山修行。

「啊~这次的深山修行真是有意义! 可以在准备万全的状态下迎接KOF到来了。」

「唉~好累喔~。 我明白许久没参加KOF是会让人想使出全力,但关在山里太过头了啦—。」

「唉呀,我们的实力也因为这样变强了嘛,这次大会可以说赢定啦! 对了,师父从我们关到山上以后就没见到人,是怎么了呀?」

平安结束深山修行,良、罗伯特和百合三个人回到了道场, 说到要修行原本一定会高兴地要跟去的琢磨竟然缺席,让罗伯特不禁在意起来。

「他喔,说是因为新开张的烧肉店「极限烧肉」生意太忙,所以无法过来了。」

「喔—师父还 是一样有精神嘛!不久前才刚开了间荞麦面店呢。」

「的确是这样,我也不能输给老爸,要好好努力经营道场。」

虽然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用累死人的训练强逼门生们锻炼, 但人数却一直不见增长,只有逐步下滑。 主要原因在于,现在到处都有人举办格斗大会,自称最强流派的道场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分散掉了有意习武的门生数量。

「是啊,收进来的门生也变少了, 最近好像连抄袭极限流名义的门派都出现了呢。 」

「没有错。所以一定要在这次大赛,把握机会重新对世界展现极限流的强大。」

「也顺便帮「极限烧肉」打广告吧!这样就是一石二鸟啦。」

他们对极限流今后发展讨论得正酣,这时两人的脚步声逼近,只见琢磨和马可踏进了道场里。

「干得好,完成严苛的深山修行平安回来啦! 为了你们今天我把店包下来了。」

「咦,真的吗—! 太棒啦—! 被修行搞到我肚子好饿喔! 我可要好好大吃一顿—。」

「好耶—! 这次大赛偶会好好展现这次修行的成果啦!」

「嗯。让全世界见识一下货真价实的极限流吧。」

「包在我身上吧,老爹。好! 目标就是,大会优胜!」

「「喔喔喔喔喔—————————!!」」

满心期盼极限流能有进一步发展,一行人熊熊燃烧起了在大赛获得优胜的斗志。

金队序章故事

跆拳道的老师。拥有刚正不阿的性格。擅长腿技。自认为跆拳道才是最强的格斗技,希望将其传播给全世界。

刚一

世界跆拳道协会会长、跆拳道达人金的师父。 运用豪爽的技能将对手的防御击碎的「刚」之格斗家。 如外貌一般是一个豪爽而热血的人。 为了发扬跆拳道而在世界巡回演出,每次回到本部道馆都带回不同的女性。与耿直的金完全相反的性格。

具备妖艳与神秘气质的跆拳道战士。细长的双脚来回踢出像鞭子一样的攻击将敌人的行动封锁。虽然使用的是跆拳道、但经过自创而形成独特的格斗技能。是金的师傅刚一、在世界跆拳道巡回演出中遇见并陷入爱河的情人。


在充斥着寂静的道场里,跆拳道界的至宝人物正对于陈国汉和蔡宝奇的「教育」陷入沉思。因为他们认真接受锻炼,作为奖励才特地准许了这次休假。 但是,一周过去仍不见两人回来,给他们这次休假是个错误的决定吗…? 金认真思考着是否应该立刻离开道场出发去找人。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走向道场的两人脚步声,金迅速冲到了入口附近。

「终于回来了啊! 连约定都无法守好,看来我还没真正教化你们哪。 好啦,明天开始来做更困难的锻炼……咦! ?……师、师父!?」

原本以为是陈国汉和蔡宝奇回来了,但门前出现的二人,是他为了推广跆拳道而周游世界各国的师父,以及一位带着妖艳气息的陌生女性。

「喔! 你想要来锻炼老夫是吗,金!」

「这孩子就是你的徒弟呀,对老师态度如此狂妄,真是充满了精力,很棒喔。」

金虽然许久未与师父相逢,但对这位人物的不愉快回忆太多,可以的话还真不希望再次见到他。对于师父突然回来一事难掩心中动摇,金张着嘴整个人楞在原地。

「你高兴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师父我实在是太感动啦。 对了,还没跟你介绍,这是我旅途中邂逅的恋人梁。」

「初次见面,小金金。 我听说了很多你的事唷。 请多指教啰,正义的好伙伴?」

「嗯,说到正义的伙伴,有传闻你在对恶徒进行改过自新教育。 我也想见见那些家伙们呀。他们在哪里,金?」

「是、是这样……。 我给了他们一周左右的自由休息时间,但现在他们还没有回来……」

「哎呀呀,被溜掉了呢。 小金金好可怜喔。要不要人家安慰你一下,唔呼呼。」

「不、不用了谢谢。 我一定会找出陈国汉和蔡宝奇,让他们改过向善!」

「陈国汉和蔡宝奇……。 这名字好像在哪看过呢。 亲爱的,街上发的告示里是不是有出现这些名字呀?」

「是这样的吗? 来让我看看确认一下。」

刚一从包包里拿出的告示纸上写着『绝代极恶魔头—扎那杜即将参战KOF!?』 在那队员清单里,列出了陈国汉和蔡宝奇的名字。

「他们一定是被这个扎那杜给教唆带坏了。 我会引导他们回到正义道路,这次的KOF我要参加。」

「喔,KOF呀! 听说是高手格斗家们的集散地,真让人感兴趣。 我们也参加怎么样,梁?」 没想到师父竟然打算参赛,金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咦?」

「哎呀,亲爱的这真是好主意。 我也愿意为了小金金豁出去啰?」

「不、不用不用了真的。 您们两位事务繁多,不能再多劳您们费心。 待我寻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参加KOF即可。」

「不用顾虑那么多,金。 为了心爱的徒弟,我可以取消所有行程去陪你参加大会。」

「亲爱的,在这段期间也教导一下小金金所谓「教育」的真正意义,你说怎么样?」

「这主意听起来真棒!! 好,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刚一和梁下定了参加KOF的决心,开始着手联系各处取消行程。当然,也开始准备要留在这里……

「这下事情可糟糕了……。得快点把陈国汉和蔡宝奇带回来才行。」

他的「教育」会因为老师的薰陶而进一步升华, 还是只会沦为他人的傀儡呢?他长年以来「教育」的成果现在正面临着考验。

恶人队序章故事

扎那杜

传说中的罪犯,被囚禁在地下监牢里。拥有常人无法理解思考方式。被囚犯们当作邪教主般崇拜者,被称作地底之王。将陈国汉与蔡宝奇再次引入恶道?

陈国汉

破坏物品造成他人伤害的惯犯。是一个超过2米的大汉,能够自由操纵巨大的铁球天生怪力的家伙。以重新做人的名义与金一起参加过修行,但是如今却跟扎那杜在一起行动。

蔡宝奇

白天是一个普通的屠夫,晚上就是引起骚乱的杀人魔。铁爪是其武器,以灵活的体格与迅速的攻击闻名。不幸的的是攻击金不成反被抓去修行。如今离开金,跟扎那杜在一起行动。


某座监狱里,新进的囚犯正在准备被收纳入监。

「啊~还以为逃离金大哥那里就自由了,结果竟然被执法机构给逮到啦。」

「真是的,都怪蔡宝奇你喝醉了就在店里发起酒疯啦。」

「闹到打坏墙壁桌椅的人可是陈国汉先生你啊,不要只说人家。」

被狱卒率领,进入最深层的监狱以后,发现四周弥漫着一种异样感。 囚犯们展现出异常的活力,用不知道是什么的材料勤奋制作着横幅标语。

「该怎么说,有精神得很奇怪,让人感觉不太对劲呢……」

「啊哈哈哈哈哈~。」

背后突然传来响彻整座牢房的高亢笑声,回头一看,发现对方甩了甩长度及腰的蓝胡须,朝二人的方向走了过来。

「……终于到达此处啦。 被时空曲面困住的大块头和小不点呀。」

那眼窝深陷的双目一眨也不眨,直勾勾凝视着人,暴突的眼珠甚至令人不舒服了起来。 同时他脸上还画了独特的花纹,注意到这些特征,蔡宝奇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的身分。

「人、人家知道这家伙! 名字叫做扎那杜,是个不得了的大恶人喔!他的恶行难以计数,犯重罪的纪录遍及世界各国,在国际间超有名的啦!!」

「这不是个超级大坏蛋吗! 我都有点害怕起来了啦。 怎么办蔡宝奇,要对他做出正义的制裁吗?」

「……你还真是被正义给洗脑了呢。」

扎那杜把脸靠近,圆睁着双目看向两人眼睛,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动荡显而易见,动荡显而易见啊!」

「噫!」

「舍弃固有概念! 回归于无重新创造吧!」

扎那杜拿出的东西,是陈国汉和蔡宝奇都相当眼熟的格 斗大会邀请函。 KOF对参加选手可谓毫无背景限制。即使对方是极恶之徒也不例外。

「道路已在前方敞开。 时间与空间之交会处! 此即自由是也!  登高制霸之后,内心愿望自得实现。那么,将其概念分离吧!」

「我们内心的愿望……。 自、自由! 绝对的力量! 还要变成有钱人! 享受幸福老年生活!  ……扎那杜大哥,请您带领我们前进吧」

「被正义染色的我们,只能仰赖扎那杜大哥来想办法改变了呀!」

「此刻扩散伊始,一切分裂之后再行融合!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扎那杜的笑声回荡在监狱内部。 有囚犯受到那声音牵引,放声大吼起来。

「喔喔喔! 太棒啦,感觉可以好好大闹一场! 真没看过这么有领导气质的人啊! 只要跟着这家伙,一定可以贯彻极恶之道啦!」

「我们终于也开始走运了呢」

「世间一切理法均源自于动荡。 汝等,带动扰流高亢扬升吧!」

究竟陈国汉和蔡宝奇会走上华丽绚烂的恶人之路呢,抑或是再度遭受正义铁锤的制裁呢?现在一切仍是未知数。

官方招待队序章故事

希尔薇·波拉·波拉

秘密组织音巢的残党、能够自由操纵电磁能力的美少女。音巢时代未能发挥出能力而未被重用、某日突然能力突破界限。音巢破败后、在地下格斗界非常活跃着。

库克里

在地下社会暗中活动的神秘的战士。运用奇妙的移动与操纵砂的能力将一切填埋!一直用头套挡着自己的面部,真正面目不明。

美杏

运用中国传统戏剧「川剧」进行攻击的女战士。与希尔薇同样在地下格斗界活跃。作为演员有很高的专业意识、由于害怕别人看到真实的自己,而无法以真实面貌见人。


全球数一数二的地下斗技场里,有着一群因各种原因而无法在大众前亮相的格斗家们; 他们之间毫无规则限制的战斗不断地燃烧着。 在场内一隅,观众的视线和欢呼都投向了一位穿着极为奇特的女子,以及另一名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替换着面具,轻巧地跃于空中的女子。

「这些家伙,还满强的嘛。」

安东诺夫透过单向玻璃旁观战斗,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喃喃低语。

「是操控电磁力的前音巢成员希尔薇和四川武真流的传人美杏对吧。 她们两人在这地下格斗大会的胜率都超过90%,在观众间拥有相当高的人气。」

安东诺夫的属下雅科夫常务迅速点开平板电脑,叫出选手们的资讯。

「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好,去挖角她们来做官方招待队伍的特选队员吧!」

「好的,收到……。 咦,咦咦—! 那赞助商推荐的选手们您打算如何处理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回绝他们。 要充分展现我这个初代冠军的强悍,配上那种只有外表是卖点的格斗家,实在太不够看了。」

「唉……既然您都这么说了。 那我就把她们找来吧。」

被告知要和某位大富豪进行商谈,希尔薇和美杏来到他的房间, 并透过雅科夫确认了契约内容。

「KOF吗……。 我不喜欢上电视。 但是,酬劳金够多的话我可以考虑参加。」

「波拉完全一点问题也没,OK唷! 真的可以让波拉参加吗?」

「好。 常务,把契约书给她们。」

「是,社长。 这就是契约书。 请确认一下。」

「喔~好惊人的金额。 小眼珠都吓到四脚朝天了!  ……会有什么违约金吗?」

「不不,请您不用担心。 这只是单纯的出场费而已喔。」

「如果给到这种金额……。 另外根据会场气氛炒得多热,还会有追加报酬是吗。 那我签约。请多指教,安东诺夫社长。」

「太好啦。 咿嘻嘻,波拉也要请你多指教啦,社长。」

成功拉拢她们为特选队员,安东诺夫边观看下一场比赛,边用自信满满的声音对雅科夫说道。

「那两个家伙很强! 这样绝对可以让大会热闹起来。 也因为如此我的强悍可以得到陪衬,这样官方招待队就万事具备啦。 最后一个人要找谁都可以,去那边随便找个大叔来吧。」

「那么最后一位人选,就从赞助商推荐的选手群里聘任……」

「没有那个必要。 特选队伍的最后一人就站在这里。 你们这群杂碎还不快雇用我。」

朝突然传来声音的方向回头望去,只见一名以兜帽遮住脸的男子站在房间角落。

「这家伙讲话还真难听。 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完全没发现呢。」

「要不要雇用我快给个答案。 你不知道商谈就是要讲效率吗。」

「社、社长……。 您觉得怎么样?」

「嗯。 我中意你这种气势! 常务来把契约书给他。」

「咦? 这样真的好吗社长。」

「没关系,连我都没察觉到他的气息,这种事一般人可做不到。 他很强,这点绝不会错。叫什么名字?」

「我是库克里。 这样,契约就成立了吧。 我没时间可以浪费,契约内容的说明或沟通什么就免了。有什么事就打这支电话。」

这样说完,拿起契约书以后,库克里只留下联络方式的纸条,就化为砂砾残像消失在二人面前。

嘟噜噜……嘟噜噜噜……

「是我……。 已经安排好参加KOF了。 等我的报告吧。」

南美队序章故事

尼尔森

因为不幸的事故而失去一只手臂的年轻的天才拳击手。但是通过最先进的机械工程学技术提供的义肢、在短时间内复出。为了唤醒仍旧在医院意识昏迷的未婚妻、以世界顶点为目标参赛!

瑟琳娜

开朗且充满活力,拥有阳光微笑的女孩。兴趣是桑巴与模仿卡波耶拉、以与生俱来的节奏感来发出的脚法战斗。想要保护大嘴鸟「可可」的栖息地。

班德拉斯·服部

从小崇拜忍着、通过不断的独自修行而获得了令人惊讶的身体能力的战士。虽然开设了「巴西忍术」道馆、但现在手下一个门生也没有。


里约热内卢正在举办KOF的衍生大赛。 虽然是非官方的赛事,但决胜战过程激烈非常,连路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看得出神。 激战告一段落后,双方选手边调整急促的呼息,一边向对方表示敬意相互握手。

「呼哈……。话说,那接近的脚步让人毫无所觉,真是厉害哪。 简直就像日本的特殊步法「滑步」。 莫非阁下身份乃「武士」是也?

不……。怎么看都不像吧。我叫尼尔森,是个拳击手。 你虽然外表看起来有点怪,但那轻巧的身段还真是让人折服呢。」

「 嗯。一切得归功于平日的锻炼。 若想挑战正式KOF大会,这种程度的努力乃理所当然是也。」

「嘿—你也要出场啊。 我也打算参加,但得找到另一个队员才行。 你虽然怪但是很强,如果还没决定队员的话要不要跟我组队?」 在下也正为寻找队员一事困扰。 在下名为班德拉斯。日后还望多多指教,尼尔森先生。」

之后颁奖典礼顺利落幕,看完决胜赛的观众四散离去。 为了介绍另一位队友,尼尔森他们来到会场附近的咖啡馆, 等候对方到来。

「久等了!」 开朗活泼的声音响起,肩上站着一只大嘴鸟的女性向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

「喔! 你来啦。她就是另一位队员瑟琳娜。」

「初次见面,我叫瑟琳娜。 听说有位很强的忍者要成为队员,我就飞奔过来了。」

「初次会面不胜惶恐,在下名为班德拉斯是也。」

「穿得很奇怪吧。但他的实力可是货真价实。」

「此言差矣,如此穿着乃正式衣装是也。因在下身份为巴西忍术道场之掌门人。」

「但是一个门徒都没收到吧?」

「唔唔……。尽管如此,听说在KOF表现出色就会有大量门生愿意拜师。」

「真的是这样吗—。是哪听来的情报啊。」

「呵呵呵,你们两个感情还真好!」

「在、在下之事不值一提。尼尔森先生参赛目的是希望展现那傲人的拳击实力吧。那么瑟琳娜小姐又是基于何等理由参加大会?」

「我想参加的原因是……」

瑟琳娜的笑容少去了几分光辉,抚着肩上的大嘴鸟,换上认真的表情开始娓娓道来。 对她而言大嘴鸟可可是如同家人般重要的存在,但它们族群的栖息地被大企业收购,受土地开发的影响而濒临绝种危机。 为了改变现状,让世人更加了解大嘴鸟面临的危机,进而设法中止土地开发,她才下定决心要参加KOF。

「什么! 竟然有这么一段过往。」

「顺带一提她 的实力我可以保证。虽说是意外但已经对战过好几次了。」

「令人吃惊,瑟琳娜小姐和尼尔森先生已经交手过了吗。能够和首席拳击手打得不分上下,实力真是令人安心。」

「嗯,没错。」

因为自己实力被夸赞而感到不好意思的同时,应该心中还是有所不安吧, 只见她的笑容中带着一抹阴影。

「虽然我们的目标各自不同,但同样都希望在KOF拿下优胜。所以说,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为同一目标努力的伙伴啦。 要帮助伙伴的家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正是如此。在下也会为了同伴,以及瑟琳娜小姐家人而尽量努力是也。 怀抱共同进退的心情。」

「两位,真的很感谢你们!!我也会好好加油!!」

在全球数一数二的美丽海岸景观地,一位女性绽放出笑容, 为南美队的诞生掀开序幕。

墨西哥队序章故事

拉蒙

鲁恰?道尔(墨西哥籍摔角手)中的实力派,有「最强人类」之称。个性一向开朗直率。身为格斗家的体格略显娇小,却能够以巧妙的动作技巧,以及华丽的摔投技术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安琪尔

秘密组织音巢的改造人。格斗风格是「随便啦?」,却会使出称作「连动」的繁杂连打招式,近距离格斗时可说是无人能敌。开玩笑的言行很多,是难以捉摸的个性。

暴龙王

戴着霸王龙面具的谜一般的反派摔角手。将无人知晓(?)的真面目及真实身份的力量活用于摔角技术上,使老练的格斗家们一一打垮。布满全身的无数伤痕有着什么意义?


墨西哥某间酒吧旁,一位穿着清凉性感的女性停下了摩托车。 她踏进店内时,包括吧台座位的所有客人视线都集中在酒吧中央的特设擂台上……只有一位戴眼罩的男性除外。

「打得正精采呢。」

安琪儿跟酒保点了杯龙舌兰,出声向眼罩男子搭话。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愿意参加。」

「哎,虽然是前音巢成员,但我也过腻这种躲躲藏藏的生活了,这场大会正好适合我打发时间呀。」

她虽然曾是地下犯罪组织音巢的一份子,但后来叛逃脱离,过着被相关势力追杀的日子。 在这期间,她为了赚钱和拉蒙共同参与职业摔角的比赛, 前阵子,更被罗门邀请做为墨西哥代表一起参加KOF。

「那,还有一个人要找谁?」

「嗯,已经决定好啦。 人可能有点怪但真的很强。」

「这样喔~不会妨碍到我的话怎样 都好啦。 对方也会来这里吗?」

「不如说他早就已经到了。 你看那边……」

拉蒙用眼神向擂台上示意, 穿成恐龙模样的壮汉正张开嘴咬着对战对手,观众们报以一片欢呼。

「咦!? 就是那个喔?」

「 就是他哟。」

安琪儿茫然望着擂台方向,壮汉或许查觉到了那视线,抛下战斗对手以后发出碰碰的脚步声,向吧台走了过来。

「YOU,刚刚一直盯着本人看对吧! 没错,本人正是你们的队友。伟大的恐龙王者暴龙大人! 嘎喔喔喔——! 」

「虽然是这样的家伙,但他对大会的执着可是比别人多一倍喔! 啊不,应该是比别的恐龙多一倍!」

「嗯,本人的目标是在KOF上对那家伙报仇! 直到打败那个拳击手为止……。 我不会输! 绝对不会输喔喔!!嘎吼喔喔喔喔ーー!」

「不过你曾经被那个拳击手打败过对吧? 在大会上碰到打得赢吗?」

「嘎喔喔喔——! 从传说中的生物转生为破坏化身的暴龙本大人,没有人能赢得了! 怀疑的话,要不要试试我崭新的力量?」

「好呀,区区一个反派可是打不赢正派角色,我会让你深刻明白这个定理。」

「老虎在所谓最强生物的面前有多无力,你就好好体会吧!」

拉蒙和暴龙一边用麦克风彼此叫嚣,一边飞奔上了擂台。 用眼角瞥了下因为新挑战者出现而激动的观众群,安琪儿望向杯中残余的冰块低语着。

「真是的,老虎和恐龙都这么血气方刚,这样可不行呀。 不过我也一样,在KOF的参赛者里头发现熟面孔了呢。」

墨西哥的灼热阵风,正为集结虎、猫和恐龙的新队伍诞生献上祝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攻略 » 拳皇14剧情介绍 拳皇14全队伍序章剧情一览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