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蛉 王者荣耀同人小说 蜻蛉无血

王者荣耀同人小说。小编带来王者荣耀同人文之蜻蛉无血,希望能够帮到正在玩王者荣耀的玩家朋友。

秦昭王四十七年,长平之战。

秦赵这一战如长剑豁破了苍穹,日月皆跌入沙尘中不见踪影似巨斧劈开了九州,魍魉亦冲塌了冥府鸣泣不休。千里万里的灰天被血川染为暗紫,维持着悲鸣的姿态永久定格在汗青长卷中,成为后世口中壮烈传说的遗骸。史云:“蚩尤之乱,不过于此矣。”

城下残阳如血,被那赤轮染得火红的远空将沙场一并抹为混沌的胭脂色,擂鼓声如神祇怒嗔出的滚雷,长啸着啖食愈发模糊的地平线轮廓。怒吼,马嘶,兵戎相见。江山,王权,天下归一。累累白骨如残雪般在风中颤抖,被铁蹄践踏得粉碎,残破地堆积成一代名将闪着寒光的军功章。

白起说,我是最锋利的剑。

他缄默地横刀立马,萦绕着魔道戾气的盔甲将一切神色封锁在战场之外。一线轻风颤颤巍巍地从那战旗飘零的地平线上摇晃过来,试图拂去战将铁甲上干涸的血渍,温柔而徒然,就像那年盛夏吹开鸣蝉薄羽的花香一般。

浮在水面上的芙蕖因为白起指尖触起的涟漪轻轻晃了起来。

偌大的秦宫里阒无一人,一池盛放的芙蓉在凝滞的空气中无声挥霍着供人赏玩的生命,宛若被割去舌头的歌者,淡红夹杂皓白的口腔翩然翕张,却全无一丝旋律。荷花映日,宫中却缺少了赏花的妃嫔媵嫱,寂静得连宫女的编织鞋底蹭动地面的回响都不曾有唯余零星的蜻蜓振翅穿行在花间轻点池水,透明的薄翼将夏日恼人的阳光轻轻撩拨,化作翅尖游弋的粼粼波光,宣告着时间的流动。白起蹲在芙蓉池边,时不时将手指探入水里,又沾着水滴拿出。宫殿剔透耀眼的琉璃顶也遮不住夏日涌来的热意,他柔软稀薄的黑发被束成松松垮垮的椎髻,此刻从发根渗出些许亮晶晶的汗珠。池中的蜻蜓像是被花香熏醉似的错把白起苍白细弱的手指当做了莲枝,扑棱棱腾空而起,落在白起的指尖后就再不动弹,细长的腿定在他的指腹,翅膀徐徐落下搭在体侧,仿佛沉入梦中。白起也不躁,就这么抬手看着这嚣张的小客人。蜻蜓一动不动地昂着头,被流光透亮的翅膀像一袭织着金丝的华服,让他想起了兵书中高高在上的君王。

这里是秦宫的偏房,连宫女侍卫的影子都难得一见。白起自出生就在这里了,除了妖艳动人的芈太后和那刻板的只为白起把脉的白胡子御医外,白起几乎没见过任何人。没有人告诉他应该做什么,似乎“活着”本身就是他的任务,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把脉的时候白起能感受到自己跃动的脉搏,御医说那里面是血。他觉得自己的血和池里的水一样,徒然而缺乏温度。为了消遣过剩的时光,白起便终日在池塘与藏书阁间徘徊。放在书架最外层的四书五经没吸引到白起,倒是压在书堆下面的《孙子兵法》花费了他除去水边玩耍的所有时间。金戈铁马,驰骋疆场,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那些刀光剑影的战争中,历代名将都各自怀揣着为之拼死厮杀的大义,生命中每一须臾都有其价值。那是怎样的时光呢,白起想,至少他们的血液一定是炽热的吧。他本以为这寂静空洞的生活会持续到永久,直到那个静谧的午间被一个稚气却高昂的童音打破。

“喂,你在这干什么呢。”

白起闻声举着手上的蜻蜓转过身去,踏入这偏房离他不远处的是一个比他矮了几寸却衣着华贵衬绣金丝的少年。虽说视线低了些许,但少年的气质丝毫不输白起,甚至比他文文弱弱的样子更胜一筹。白起愣在原地,手中的蜻蜓微微扇了扇翅膀。见白起不语,少年显出几分恼火,上前几步就死盯着白起不放,如池中芙蓉般光洁无染的纯白发丝闪烁着凌厉的光。

“本王问你话,没听见吗。”

又高了几分的童音里不难听出怒意。直到被“王”字灌顶,白起才如梦初醒。嬴政。芈太后曾提过的,出生就注定是主宰的小君王。对方的身份比自己尊贵百倍,从未和陌生人接触过的白起却还是定在了原地,初现轮廓的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多次仍吐不出半个字,只是把靠近的嬴政看得更加仔细,直到眉梢。除了独特的发色和绣着龙纹的华贵长袍,少年还有挺拔的鼻梁,单薄却锋利的唇线,上挑的眼角和白皙如玉的肤色。少年的瞳仁如两丸无暇的血玉,几乎使白起在宫中见过的任何珍宝都黯然失色——那双眼睛紧紧地攫住了他,并且他意识到它们也可以攫住一切——灼眼的日光被凝华之后尽数锁进少年暗红的眸中,在那儿蛰伏着某种震人心魄的东西,辽远、宏大、坚决而无尽。白起对上他的视线时,脑海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他是王。

王,是有着滚烫血液的人们为之生也为之死的存在。

“阿政……”白起在原地喃喃起芈太后提过的那个名字。少年剑眉一挑,似乎略有不满,却转瞬即逝。

“你聋了吗,本王问你在这干什么!”

嬴政越发严厉的声音吓到了白起,他惶然无措地四下里看看,连忙将手指上的蜻蜓举到嬴政脸边,扯出一个生疏而腼腆的笑容。

“阿政…你看。”白起指尖的蜻蜓翠绿得像荷塘中间的花苞。

嬴政的注意力只停在蜻蜓身上一秒,便从齿间吐出了单音。

“嗤,这玩意儿本王的花园里要多少有多少。”

说完也不等白起反应,嬴政就抬手精准地捏住了蜻蜓的双翅,还未等蜻蜓挣扎便将那透明的薄羽连根扯下丢在地上,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全无一丝犹豫。他满意地将失去翅膀的蜻蜓还给了白起,白起愣愣地接过光秃秃的蜻蜓,双手有些颤抖。

“你不是喜欢这小东西吗,这样它就不会从你手里飞走了。”嬴政勾起的嘴角里有几分得意。白起茫然地注视着那蜻蜓在手里艰难地爬行,抬眸对上嬴政胜利者一般的视线,眼中的黯然忽然消失了。他将还在本能地发抖的双手藏进袖口,露出一个红莲初绽一般和缓的笑容。

“谢谢你,阿政。”

嬴政眯起眼颇有兴趣地打量着白起的反应,也不再计较这个初次见面的偏房少年对自己无礼的称呼,饱满丰润的脸颊上忽地也露出笑意。

“不必。”

白起和嬴政就这样在池塘边坐了下来。嬴政话很多,从皇宫上下说到干戈玉帛,从高堂之上说到江湖之远,尽管内容多如星斗却字字珠玑,毫无半分拖泥带水之意,也不曾停顿下来等待白起的回应。他始终没有问白起的名字,只是兴味盎然地发表着自己对江山社稷年轻却不幼稚的见解,仿佛听他说话的不是偏房的少年,而是棋盘上俯首帖耳的文武百官。白起抱着膝盖听得入神,以至于半晌才想起来趁嬴政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将蜻蜓放回水面。日头西沉,嬴政似乎说累了,停下来若有所思地盯着漂在碧叶上的白莲。白起怔怔地注视着他的侧脸,连宫墙上方逐渐化为朱红的太阳都仿佛隐没在了那双赤色的瞳孔之中。

“…阿政有什么愿望吗。”一阵缄默间,白起轻声问起一旁的嬴政。

“本王要天下。”

“阿政今后本就会成为秦国的王啊。”

“你听不懂吗?天下——不仅区区秦国,整个华夏都将是本王的囊中之物。”

嬴政说的甚是轻巧,好像大河江山本就该是他的一样。白起下意识的举起自己瘦弱的双手,定视了片刻后又垂下。

“你呢?有什么愿望吗。”嬴政偏过头看了看身边带着药味的少年。

“我想…能助阿政一臂之力就好了。因为那样……”白起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哪知嬴政还没听完就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想帮朕?你先看看你那弱的和竹节一样的身体!”

嬴政开怀的笑声回荡在没有生气的宫苑里久久不散,和着夏日的蝉鸣,鸟啼与散着花香的芙蕖一同映入了白起的眼底。

白起忽然想起阿政瞳孔的颜色就和那之后包裹他的血池一样,却比他现在刀锋上沾染的鲜血要浓烈千百倍。

时过境迁,白起就像渴求那鲜艳的色泽一般将自身投入血海,如野兽一般低吼长啸,坚不可摧的金属皮肤与削铁如泥的巨大镰刀使他成了战场中心的死神。他带走了无数的生命,却对忏悔本身都嗤之以鼻。

长平之战秦军俘虏赵军四十万余人,这傲人的战绩不仅大败赵国气势,更让其余五国如坐针毡。

“将军,这四十万俘虏是编入军队,还是?”前来军帐报告士兵单膝跪地,等待白起的回复。

“全部活埋,一个不留。”白起的回答干净利落,全无一丝犹豫。

“什……?!但是……“

“一个不留。”

“是,属下遵命。”跪立的士兵将惊叹压下,沉声应答后便退出了军帐。

白起亲自来到用作活埋的沙场,在那四十万俘虏的哭号、惨叫与咒骂中,他想起了儿时嬴政告诉他愿望时骄傲耀眼的笑容。握着镰刀的手连一丝颤抖都没有,白起静静地注视着不远处的屠杀惨景。此起彼伏的哀鸣仿佛从地狱深处攀来,泥土和着支离破碎的骨血连绵成弥漫着腥气的坟冢,奄奄一息的俘虏绝望地将残肢断臂伸向天空,旋即被强行劈断彻底掩埋。不知混合着多少人鲜血的暗红液体一直淌到他脚下,却不曾刺痛他闪烁着金属光芒的瞳孔。涂在地上的血没有温度亦没有意义,与池水无异。他握住温热的刀柄,喀锵一声将其抵住原本该是心口的地方。

阿政,阿政。

那时我不曾说完的话,你现在一定听到了吧。

你给予我的炽烫血液,比世间万物更加浓烈。

“血浓于血。”

更多同人文阅读:》》》点我查看

欢迎加入搞趣网王者荣耀群(点击即可加入):7群:2415980338群:52620155312群:48214543014群:6190633064群:1518546661群:1892979033群:6113527502群:4587147225群:3006136589群:42279658513群:488480182获取最新游戏资讯,一起交流开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攻略 » 蜻蛉 王者荣耀同人小说 蜻蛉无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