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象征》图文流程攻略

死亡象征(mementomori):一种使观者联想到死亡或自己死亡的必然性的象征性形象,一种有些人避之不及,有些人趋之若鹜的死前征兆。

游戏设置

写在前面的话

1. 游戏会在每个章节结束时自动存档。

2. 游戏共有8种结局。游戏里在某些对话中会有三个态度选项:积极positive, 消极negative和质疑question,每个选项选择后虽然对剧情的发展没什么影响,但是有的特定对话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3. 游戏中会用到一些快捷键:按住Tab键不放,会在游戏画面中显示各种颜色的物品图标:红色圆圈是可拾取或者可操作的物品,绿色的箭头是可以到达的地点,白色的圆圈是可以观察的物品,滑动鼠标中键可以在几种物品中来回切换。

4. 点击物品后,当小圆圈变为绿色表示可与环境发生互动;当鼠标移到物品上时也会有几种变化的状态:变为眼睛时,表示可以观察;变为手表示可拾取;变为齿轮表示可以进行特殊操作;变为手指表示可推动;变为嘴巴时表示可对话;当小圆圈左半圆为齿轮,右半圆为眼睛时,左击操作右击观察。

前情概要

游戏讲述圣彼得堡Hermitage博物馆的三幅名画被人用赝品替换,刚开始人们只是觉得是普通的名画盗窃案,但是圣彼得堡第12警部指挥官Ostankovic上校在调查中得知背后藏有更大的阴谋,他认为是芬兰的某个组织实施了此次盗窃案。这个组织在艺术圈外很少有人知道,但在圈内还是小有名气的,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止某些画公开展出。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与死亡天使的画作有关。

Ostankovic知道神秘组织的事情,他派了一位32岁的女警官接手这次的案件,此人叫做Larisa Ivanova Svetlova,而Larisa则联系了31岁的Maxim Durand,他过去曾经因为伪造名画而被捕,不过也一直都是Larisa的线人。玩家由此展开我们的冒险旅途……

ACT I:序幕

星期一,早上8点

法国,里昂

看完开场动画后,女主角Lara披上浴衣从浴室出来,接听桌子上的电话留言。是她的上司Ostankovic上校的留言,留言中Ostankovic责备Lara手机不开机,并有一项新任务要交给Lara,要她马上回话。

到衣柜wardrobe里取出衣服穿上,拾起桌上的CD盒CD cover,从电脑光驱里取出CD,将CD装入CD盒里。拿起电视机下面的手机充电器charger和电脑桌旁的记号笔permanent pen。从门口旁的外套jaket里拿出手机cell phone。移开电话旁边的垃圾桶bin,把手机充电器插在插座electricity socket上,再把手机接在充电器上。等手机充好电后,拿起手机,在物品栏点右键使用,给Ostankovic打电话。Ostankovic在电话里提到要Lara执行一项关于Hermitage博物馆的秘密任务,首先要联系到在大学任教的讲师Max,可是说到一半电话就没电了。

观察通告牌notice board上的信息,顺便翻阅一下书柜里的书。

关上浴室旁边的开关按钮switch,临走前打开电视,新闻里播放的是俄罗斯的Abramchikov教授去世的消息。

出门来到大地图,去往国际刑警组织总部interpol,与保安Brigadier Damien Neville交谈。

进入大厦,来到一楼大厅的电梯里,升往Lara的办公室office。

右键观察通告牌,记得要把Muriel的音乐CD还给她。打开电脑查看电子邮件:Max的手机关机了,暂时还联系不到他;Pierre希望Lara能帮他一个忙,鉴定画的真伪;以及一份有关Abramchikov教授的死亡报告。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302打给在转接台工作的Muriel,拨513打给电话维修说明自己手机电池的情况。

出办公室,来到实验室lab,观察桌上的画册photograph organizer,拿出记号笔,翻出与桌子下方的油画局部图detail of apainting一样的油画。这是一个“大家来找茬”的小游戏,拿起放大镜找出不同的地方,并作出标记,一共有5处,如图所示(如果标记错误将对结局产生影响)。

回到电梯,来到大厅门外,将音乐CD给保安Brigadier让他代为交给Muriel。

回到办公室,看到桌子的便条上放着一块新手机电池。观察手机,转到手机背面,取下旧电池,装入新电池。打开电脑,检查邮件后,给Pierre回复一封电邮。拿起座机,拨通302,与Max约定一个时间出来面谈。

星期一,下午3点

法国,里昂

Lara与Max如约到公园见面,由于Max有前科在Ostankovic上校的手上,所以他不得不与Lara合作参与调查Hermitage博物馆的事件,对此Max仍是牢骚满腹。

死亡象征(mementomori):一种使观者联想到死亡或自己死亡的必然性的象征性形象,一种有些人避之不及,有些人趋之若鹜的死前征兆。

游戏设置

写在前面的话

1. 游戏会在每个章节结束时自动存档。

2. 游戏共有8种结局。游戏里在某些对话中会有三个态度选项:积极positive, 消极negative和质疑question,每个选项选择后虽然对剧情的发展没什么影响,但是有的特定对话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3. 游戏中会用到一些快捷键:按住Tab键不放,会在游戏画面中显示各种颜色的物品图标:红色圆圈是可拾取或者可操作的物品,绿色的箭头是可以到达的地点,白色的圆圈是可以观察的物品,滑动鼠标中键可以在几种物品中来回切换。

4. 点击物品后,当小圆圈变为绿色表示可与环境发生互动;当鼠标移到物品上时也会有几种变化的状态:变为眼睛时,表示可以观察;变为手表示可拾取;变为齿轮表示可以进行特殊操作;变为手指表示可推动;变为嘴巴时表示可对话;当小圆圈左半圆为齿轮,右半圆为眼睛时,左击操作右击观察。

前情概要

游戏讲述圣彼得堡Hermitage博物馆的三幅名画被人用赝品替换,刚开始人们只是觉得是普通的名画盗窃案,但是圣彼得堡第12警部指挥官Ostankovic上校在调查中得知背后藏有更大的阴谋,他认为是芬兰的某个组织实施了此次盗窃案。这个组织在艺术圈外很少有人知道,但在圈内还是小有名气的,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止某些画公开展出。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与死亡天使的画作有关。

Ostankovic知道神秘组织的事情,他派了一位32岁的女警官接手这次的案件,此人叫做Larisa Ivanova Svetlova,而Larisa则联系了31岁的Maxim Durand,他过去曾经因为伪造名画而被捕,不过也一直都是Larisa的线人。玩家由此展开我们的冒险旅途……

ACT I:序幕

星期一,早上8点

法国,里昂

看完开场动画后,女主角Lara披上浴衣从浴室出来,接听桌子上的电话留言。是她的上司Ostankovic上校的留言,留言中Ostankovic责备Lara手机不开机,并有一项新任务要交给Lara,要她马上回话。

到衣柜wardrobe里取出衣服穿上,拾起桌上的CD盒CD cover,从电脑光驱里取出CD,将CD装入CD盒里。拿起电视机下面的手机充电器charger和电脑桌旁的记号笔permanent pen。从门口旁的外套jaket里拿出手机cell phone。移开电话旁边的垃圾桶bin,把手机充电器插在插座electricity socket上,再把手机接在充电器上。等手机充好电后,拿起手机,在物品栏点右键使用,给Ostankovic打电话。Ostankovic在电话里提到要Lara执行一项关于Hermitage博物馆的秘密任务,首先要联系到在大学任教的讲师Max,可是说到一半电话就没电了。

观察通告牌notice board上的信息,顺便翻阅一下书柜里的书。

关上浴室旁边的开关按钮switch,临走前打开电视,新闻里播放的是俄罗斯的Abramchikov教授去世的消息。

出门来到大地图,去往国际刑警组织总部interpol,与保安Brigadier Damien Neville交谈。

进入大厦,来到一楼大厅的电梯里,升往Lara的办公室office。

右键观察通告牌,记得要把Muriel的音乐CD还给她。打开电脑查看电子邮件:Max的手机关机了,暂时还联系不到他;Pierre希望Lara能帮他一个忙,鉴定画的真伪;以及一份有关Abramchikov教授的死亡报告。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302打给在转接台工作的Muriel,拨513打给电话维修说明自己手机电池的情况。

出办公室,来到实验室lab,观察桌上的画册photograph organizer,拿出记号笔,翻出与桌子下方的油画局部图detail of apainting一样的油画。这是一个“大家来找茬”的小游戏,拿起放大镜找出不同的地方,并作出标记,一共有5处,如图所示(如果标记错误将对结局产生影响)。

回到电梯,来到大厅门外,将音乐CD给保安Brigadier让他代为交给Muriel。

回到办公室,看到桌子的便条上放着一块新手机电池。观察手机,转到手机背面,取下旧电池,装入新电池。打开电脑,检查邮件后,给Pierre回复一封电邮。拿起座机,拨通302,与Max约定一个时间出来面谈。

星期一,下午3点

法国,里昂

Lara与Max如约到公园见面,由于Max有前科在Ostankovic上校的手上,所以他不得不与Lara合作参与调查Hermitage博物馆的事件,对此Max仍是牢骚满腹。

ACT II:遗案

星期一,晚上9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Max与Ostankovic上校见面,Ostankovic上校分配了一个让他进入博物馆调查的任务,并给了Max一张通行许可证permit。捡起小茶几上的打火机lighter,然后离开这里。

来到大地图,前往Hermitage博物馆。正要进博物馆时被保安制止了即使把通行许可证给他也不给放行,Ostankovic打来电话他却要Max自行解决。与保安交谈(有态度选择),他向Max抱怨这么冷的天还要工作的苦力活,Max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烟,在保安的通融下,Max进入了博物馆。

上楼梯进入花瓶展览馆Vase Gallery,在手机信号比较强的窗户前给Ostankovic上校打电话(对窗户使用手机,对话中有态度选择),了解了博物馆被偷窃的大致情况后,Ostankovic让Max在博物馆内收集证据。

进入画廊Paintings Gallery,看到前方有隔离栏barrier挡住了,右键点击观察隔离栏上的标牌后,给Ostankovic打电话,了解了一些关于隔离栏后面彼得大帝画像Peter theGreat的情况。正在这时,有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闯入了隔离栏,盗走了画像。

前往画像处,画像已被盗走,用打火机照明画像标牌plate tag摆放处,观察墙脚有一处暗门,检查墙角的缺口gap,可是自己没办法打开。

回到隔离栏处,调查隔离栏,取下右边柱子的红色绳子rope。再右键点击观察倒落的柱子fallen restraint post,旋转画面,取出较松的一颗挂钩hook,取得另一根绳子。

到画像缺口处,使用挂钩,进入密门。

ACT III:真相

进入密门,捡起左边的石头stone,观察两根水管old pipes,取下绝热布insultion,用石头敲断托架bracket并取下。当Max正要从铁梯往下爬时,接缝处断裂了。用绳子绑住铁梯,组合绝热布和托架,并用打火机将其点燃。爬下铁梯,穿过一道木门,看见一个披着长袍的修士。正当Max要过铁桥时被修士制止了(有态度选择),Max一不小心掉进了地下河道。

ACT IV:援助

星期二,早上9点

法国,里昂

Lara正在办公,这时Pierre打来电话,要Lara再帮他一个忙调试那台GCT55-XD的仪器,作为交换,Pierre会帮Lara查询有关Abramchikov教授的死亡情况。打开电脑,在资料库DATEBASE里查询有关GCT55-XD的资料。

进入实验室,控制那台气相色谱仪chromatograph,首先插上色谱仪后面的插头,打开开关,点击控制面板上黄色的运行按钮run。

根据机身侧面的说明和电脑资料库里的信息按提示输入:

环境类型 Environment type:选2(从电脑资料中查得);

校准协议 Calibration protocol number:选 3 (从机身说明中可知);

加速规范 Acceleration specificationnumber:选1 (从电脑资料中查得);

默认初始化 Default init mode:选 3 (从电脑资料中查得)。

完成后,离开实验室,回到办公室检查电脑里的电邮,是一封有关Abramchikov教授死因的邮件。随后Ostankovic打来电话(有态度选项),告诉Lara Max发生了意外。

ACT V:苏醒

星期三,下午5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Lara急忙乘飞机赶到了俄罗斯,Lara向Ostankovic了解了基本情况后,得知Max并无大碍,Lara把他安置在自己姨妈家里。

进入姨妈的房间,观察四周的相片,与她交代了几句后,就离开了公寓。

ACT VI:搜寻

星期四,早上9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Max在睡梦中梦见了自己小时候与弟弟Andrew玩耍掉进了冰窟窿的往事,从梦中惊醒后,弟弟Andrew来到了公寓里,原来是Lara给Andrew打电话让他帮忙照顾Max。

与Andrew对话(有态度选项)。与Andrew对完话之后,来到电脑前,Lara留了一张便条及一个电话。操作电脑,查看电邮,给Malvin写一封邮件。然后拿起床头的笔记本notebook,掀开冰箱上面的布帘curtan,得到一罐喷雾油漆spray。

来到Lara姨妈的卧室,和她对话。她想要Max用塔罗牌测试一下自己的未来(这里有对话态度选项,只有接受才能继续剧情,如果选择拒绝,会影响最后的结局)。

出门来到Hermitage博物馆,径直来到画廊,观察一下门上方先前忽视了的监视器。与保安和游客对话(选择质疑的语气)。来到花瓶展览区,观察一下门前的垃圾桶bin,出博物馆。

来到民军总部大楼militia,拿起放在长椅上的一份报纸,报纸上可以读到一些比较有趣的新闻。进入Ostankovic办公室,与他谈到有关博物馆监控器录像带的事,Ostankovic把录像带照片放在了桌上,拾起得到照片photos from thecamera。仔细观察照片,注意如图所示两张照片的噪点、保安站的位置和日期。与Ostankovic讨论,原来是保安做假证。Max决定再去一趟博物馆。

来到博物馆,保安却不见了踪影,来到博物馆大厅楼梯,从新来的守卫guardat the staircase那里得知(用质疑的语气)保安Makarov的家庭住址。

回到大地图,来到Makarov的公寓楼外,碰见了一个酒鬼drunk。Max与他交谈后,得知了Makarov的详细地址以及他的家庭情况,并了解了他的女儿想得到一只宠物。

进入公寓楼,按门铃是一个小女孩开的门,可她不愿意和陌生人谈话。在消防栓hydrant中发现了一瓶稀释剂a bottle of thinner。下楼来到公寓楼背后的地下酒吧前,观察墙上的那幅涂鸦graffiti。进入酒吧,与吧台小姐交谈,选择质疑的语气,知道那个朋克男punk的笼子里装着一只宠物。

与朋克男对话,得知外面的涂鸦就是他的杰作。出门把稀释剂倒入喷漆里,再对涂鸦一阵乱画。进入地下俱乐部后告诉朋克男有人破坏了他的涂鸦,庞克男离开后,拿起装着宠物的箱子a transport box。

回到公寓的小女孩家,敲门把宠物送给小女孩,小女孩向Max述说了爸爸不让她出门的缘由,并让Max把一个玩偶交给她爸爸。

来到Lara的姨妈公寓,姨妈让Max帮他拿一杯咖啡。和Andrew交谈后,把咖啡递给姨妈,然后在电脑前查收电子邮件,是Malvin的回复,给Lara发一封邮件过去。

这时Ostankovic打来电话,说保安Makarov抓住了,让Max过去。

来到民军总部大楼,与Ostankovic交谈,Max要求以自己是Makarov律师的身份亲自和Makarov交谈。

来到探访室,交谈中,Max把玩偶交给Makarov,Makarov将事实全盘托出。把笔记本交给Makarov让他画出修士脖子上的符号。

离开探访室,回到姨妈家,检查电邮,然后回复邮件给Lara。Lara打来电话让Max去一家私人图书馆查询资料。

Act VII:神秘符号

Max与Andrew来到图书馆,可惜一行人好像并不受图书馆管理员的欢迎。向管理员表明来意后,管理员提到的一本书也许对Max有帮助。只是他只知道这是最近才来的一本薄书a thin book,名字却不清楚了。

来到书架处,Andrew自顾自地读了起来。翻阅地球仪旁边的书籍目录book catalogue,看起来这本书应该是John Christopher写的Societas Scania 。打开楼梯的保险栓sfety catch移动楼梯(记得爬上前要把保险栓固定住,不然Andrew会提醒你,这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把楼梯在中间一列书籍中发现了Societas Scania。打开书封面,检查一下书籍编号。

找到书后,在目录册中进行比对,然后交给管理员。这时一宗紧急电话却打了进来……

Act VIII:秘密

星期四,早上8点30

法国,里昂

Lara在办公室打开电脑资料库,搜索几个关键词后依然一无所获。不过Lara想到自己家的书柜里也许有关于潘多拉魔盒的资料,然后到博物馆去散散心也不错。

来到Lara家,阅读书柜里的书了解了潘多拉魔盒的故事背景。

来到博物馆,与一位老者攀谈,老者提到锻造潘多拉魔盒的火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os其实身患残疾。这句话给了Lara灵感,他决定到办公室的资料库里换个关键字搜索。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分别查看Abbey John,Diaz,Meyer三个人的资料。突然发现Diaz的葡萄牙名绰号就是Hephaestos Hefesto,点击资料上Hephaestos的链接并找到了答案。

给Ostankovic打电话过去,说明又有了新线索,只是两人在立场问题上起了争执。

 Act IX:萌发

星期四,中午12点

葡萄牙,里斯本Lara在公寓楼前与一个挂着牌子的男人交谈,可惜Lara不懂葡萄牙语。来到公寓楼门前,观察门口边上的邮箱letter boxes,发现信箱里有封信件,并得知Diaz的门牌号是6号。Lara随后按门铃bells,却无人应答。再试一次按动Diaz邻居的门铃,然而对方说的葡萄牙语听得Lara一头雾水。

Lara突然想起了Diego会说葡萄牙语,给Diego打电话过去,对方教了Lara一句葡萄牙常用语。再按动门铃,还是交涉未果,没办法,给Diego打个电话只有让他自己来解决(对门铃使用电话)。

门开后来到二楼,敲Diaz邻居门想了解情况却挨了一顿臭骂。观察Diaz的房门发现可以闯入,只是门上了锁需要借助工具才行。门的旁边有个灭火器fireextinguisher,可是就这样Lara也取不下来,就算取下来了破门而入的动静也太大了。

回到公寓楼前,向下走到建筑工地construction site。一个工人正在午休,我们需要让他继续工作制造噪声好给Lara制造条件。观察他身前的收音机,扳动天线,调整频率。

把工人吵醒后,拾起地上损坏的收音机。与工人交谈,他想让Lara打开压缩机compresser的主开关main switch。打开压缩机开关后,发现卡关按钮不稳定,容易跳闸。

观察压缩机右上方的出租车广告牌,也许以后用得着,记下电话号码(对广告牌使用电话)。打开压缩机右方的小木屋wooden shed,得到一把钳子nipper。

离开工地,来到右边的街道street。有一个自动售货机,可惜身上没零钱了,暂时先不管。

继续往前走,来到出租车停靠点taxi stand,在草坪的右下方有张欧元的钞票banknote-paper money,捡起来收为己有。

回到右边街道的售货机前,使用欧元,里面棒棒糖的号码是135。输入后,按绿色的按钮。得到一根棒棒糖lollipop和一堆硬币coins。观察棒棒糖,取下包装纸和糖果,只留下一根糖果棍stick。

回到工地,打开压缩机的操作面板,开动机器后用糖果棍卡住主开关。再开动下面一排最右边的那一个开关。如图所示

回到公寓楼,用钳子取出灭火器,打开窗户,用灭火器砸开Diaz的房门。

进屋,这时电话响了,是Lara的前男友Philip打来的(选择消极态度)。随后打开厕所门两边的开关,右键点击两次观察门前的毛毯carpet,得到一把钥匙key。查看书柜bookcase,翻阅集邮册stamp album,得到一把镊子tweezers。查看周边都是一些和数字有关的书。

来到公寓楼的邮箱前,需要把那个牌子男打发走才能获取信件。把身上的硬币后,用镊子得到一封信,观察信封上邮戳、地址、和信件里的内容。Diaz原来是女演员Liv的粉丝,怪不得厕所里到处都挂着Liv的海报。

回到Diaz的房间,打开书柜旁的抽屉。找到一个计算器calculator和一张标着字母数字转换代码的便条convertion table。记下便条的内容,发现里面的数字能够与便条上的字母吻合,并且找到了Liv三个单词在便条上对应数字是50,1,5。打开计算器,发现里面没电了,用镊子取出收音机里的电池装进去。打开计算器侧面的开关后,Lara注意到计算器不能正常工作,反而看起来更像一款遥控器。

再来到书柜翻阅书籍,查看每本书名上的数字,Diaz在每本书上都用数字做了记号。如果和Liv的数字相对应,那就应该如图表所示。

50Ways to Cause Back Pain

50

7

One Mind’sEye

1

1

Five Centuries of Print Making

5

3

打开计算器,输入“713”和“=”号,书柜后面的密门开启了,推动书柜,进入了一间密室。

进入密室后,用先前得到的钥匙打开门右边金属柜子metalcupboard上层的抽drawer,Lara抽屉里找到了一些信件,没想到那个修士趁其不备将Lara敲晕在地。

Act X:黑暗

Lara醒来后四周一片漆黑,自己也被书柜挡在里面了,观察那个金属柜子,发现在柜子后面的缝隙里有样东西。把手伸进去拿到了一把9mm口径的手枪9mm bullets-magazine。Lara在一张桌子找到了一封威胁信和一匣子弹,把枪装上子弹后得到一把上了膛的枪loaded gun。观察机器,用硬币打开机身后面的面板,得到装有爆炸混合气体的药瓶phial。

把药瓶放挡住门的书柜the back bookcase wall上,正要开枪时却担心爆炸会波及到自己。为了防止被伤到,推动金属柜形成一道屏障,站在柜子后面再开枪。

来到公寓楼外,警察马上赶到。为了不引起注意,Lara需要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离开这里(如果时间限制之内没完成,将会影响游戏的结局)。

Act XI:目击

星期四,下午三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正当Max和图书馆管理员交谈之际,Lara打来电话,述说了自己在里斯本的遭遇,并认为“潘多拉魔盒”就是Diaz的代号。Max想到有可能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名画贩子Teahan。就在这时,Andrew出来告诉Max,管理员因为心脏病发,不省人事。

Max来到图书馆外的电话亭telephonebooth处,拿开塑料杯plasticcup,观察玻璃上急救中心的电话号码,并向叫来了救护车。

Act XII:机密

星期四,下午三点

法国,里昂

Lara打电话向Ostankovic汇报情况,并说明自己不想再继续调查这宗案件。但是Ostankovic拿Max和Lara的前途相威胁,要Lara继续到苏格兰调查下去。

来到博物馆,在长椅上看到了之前遇到的那位老者。与之交谈,对方好像看出了自己对Max的情意,并提醒Lara,前方的旅途艰险。Lara觉得老者很蹊跷,追问下去并没得到什么效果。

回到国际刑警组织的办公室,Muriel打来电话说在里斯本发生了命案,询问Lara有无大碍(用质疑的语气回答)。检查电脑里的电邮,了解到现代美术馆的展品会在转移的途中停留几天,然后回复邮件继续向Charlotte询问情况。

在Lara接到了一宗Jennings有关手机电池反馈的电话后,查阅Charlotte发回的邮件,知道负责这次运输工作的是Garnott。在电脑资料库里查到Garnott办公电话的号码是548,用座机打给他,并许诺自己会代他负责运输雕像。

Act XIII:会面

星期4,下午6点30

苏格兰,爱丁堡

来到别墅大门外,在石头堆里捡起一块石头stone,在大门左侧扯下并拾起一根蒲藤creeping plant,用蒲藤绑住大门右侧的监控器security camera,最后沿着墙上的藤蔓爬进院子里。

踩上建筑楼外的排水管gutter pipe,一块支架gutter pipe bracket掉了下来,捡起它。

回到大门外,把支架放在一块平石large flat stone上,再用石头砸断支架得到金属条pieces of metal。

回到建筑楼的小门前,把金属条插进钥匙孔里。操作方法有两种如图所示

方法一:首先将顶部的铁条往左移,然后松开。然后将下边那根铁条移到中间去

再换回移动上面那根铁条,往中间移动知道成功为止(如图所示)

方法二:将上面那根铁条往左移,直到看见提示说“this one’s holding”。

接着缓慢移动下面这根铁条到图示位置。 从小屋内取得了一把螺丝刀screwdriver与一把折叠刀small knife。

回到大门外,用螺丝刀把门牌label拧下来。

来到排水管旁边的地下室天窗cellar windows,用门牌打开天窗内部的锁扣,进入地下室。扶起窗户底下的托板pallet作为踏脚之用,捡起盒子里的一块布cloth,打开铁门steel door旁的开关switch,试试铁门发现打不开,右键观察铁门发现里面有些线路,原来这扇门是由电路控制,用螺丝刀敲开电闸盒switch box。

Act XIV:包裹门铃响了没人答应,Lara决定到大门外一探究竟,在铁门上发现了一封快件postalcon signment。快件上寄出人是Theodor Morgan——一个喜欢用极端手段解决商业争端的恶棍。仔细观察这封快件:查看邮件地址后,转到背面,注意到右下方有一部分凸起。分别用鼠标左右键点击如图所示的几处地方,用小刀在中间位置打开信封,发现了一枚炸弹a bomb。试着把炸弹上红蓝两根线wires取下来。

回到地下室,用石头打开电闸盒,捡起螺丝刀。调整线路前,关上盒子里的开关,再用小刀刮开电线的表皮,用红蓝两根线接在裸露的电线上,接法如图所示:

最后打开开关,铁门自动打开。

来到铁屋后面的房间,发现Teahan倒在了血泊中,右键观察Teahan基本判定他是死于三小时前。查看桌子旁边的DVD录像机DVDrecorder,里面的录像已经被拿走了。右键点击闭路电视,Lara看到另一个房间里有一个人受伤了。

用布拿起桌上的PDA(否者会留下指纹,这样会对游戏结局产生影响),查看里面的邮件。在物品栏里将一块布包在PDA外面,防止自己的指纹落在上面(如果留下指纹的话将对结局产生影响),再把PDA放回原处。

来到左侧的通道corridor,Lara发现受伤的人原来是Diaz,他与一个修士贩卖名画被人发现追杀至此。Diaz为了逃避死亡,不惜弄瞎自己的眼睛,他也已经精神崩溃了。

离开地下室,回到大门前,自动触发剧情。

Act XV:航程

星期四,下午四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

Max与Andrew在图书馆外起了争执,Max还是对Andrew小时候倒入冰窟窿的往事感到内疚。

Max先回到图书馆,从管理员的桌子拿起他的记事本notebook。打开记事本,里面提到了Badillos以及Capgrave在Eternal Sleeper修道院的所见所闻,包括他们崇拜死亡,脖子上纹身符号的秘密、他们所憎恶的五宗罪中的四项——贪婪、自大、急躁和缺乏信仰,以及一首小诗:

You are only oneof many,

thus go togetherwith thy fellow man,

for hope and determination,

for belief and destiny

today, tomorrow… forever.

then you will find redemption

来到民军总部,找到Ostankovic向他要回护照,Ostankovic坚决不同意。离开这里,在门外碰到了Andrew,Max的护照被扣押在Ostankovic那里,而Andrew不听劝阻,执意要先去芬兰的Eternal Sleeper等Max。

回到Lara姨妈家里,与姨妈对话后,Max看到Andrew放在电脑桌上的便条,检查邮件,写邮件给Lara告诉她有关Finnish修道院的事。等来Lara的电话,她说要伪造护照,可以在报纸里的广告里找,通常是以“卡通书comics”作为暗号。

翻阅之前得到的报纸到最后一页,从另一面的reader’s notice(如图1所示)右键观察知道图书馆的公告牌上有信息。

来到图书馆公告牌,移动(如图2所示)的三张标签,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则广告。

图1

图二 来到保安Makarov的公寓楼外,与醉汉交谈,得知小女孩已经去世了。

来到地下俱乐部,与吧台女Nada交谈(用质问的语气),制作护照还需要照片一张。

回到Hermitage博物馆的花瓶展览厅,与那个拍照的人多次交谈,对方却不甩你。Max站在花瓶旁边,直接冲到他正在拍照的花瓶ancientvase前面,对方把Max抢了镜头的照片扔进了垃圾桶。从垃圾桶里捡起照片my photo,回到地下俱乐部,把照片交给Nada。

Act XVI:修道院

星期六,下午三点

芬兰,EternalSleeper修道院

Max来到修道院外,在山路右侧遇到了一名修士,他告诉Max弟弟Andrew正在修道院里等他。

观察旁边的神龛shrine后,桥上的山路到修道院。修道院的院长出门欢迎Max,原来Andrew宣称自己和Max来这所修道院做研究调查。走进修道院餐厅dinning room,去的挂在壁炉上的毛巾towel-cloth。

接着往出门走廊arcade去,来到Max的卧室。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壶jug与火柴盒matches,打开火炉stove门,把柴火kindlings放进火炉里。出门去前方的花园garden,看见一个修士正在刨土,与他交谈发现他是一个哑巴。在喷泉里把水壶装满水,回到卧室,拉动灰箱ash box。把水壶放在火炉顶部。用毛巾包住水壶,把水倒在洗脸盆里。水汽映出玻璃上的几排留言,观察这几行字,原来是一个修道院里的内应写下的。

来到卧室外,碰见了Andrew,两人要分开行动。Max来到餐厅吃饭,并向那位修士大厅关于这座修道院的事。

与Andrew争论后回到餐厅,和看书的修士交谈,他同意把放大镜magnifying glass借给你。

来到修道院外的神龛前,调查神龛,用火柴点亮蜡烛。用放大镜观察,在如图所示的地方发现了一张纸条message from the shrine。取出字条,仔细观察,原来修道院里的地下室crypt里暗藏玄机。

从喷泉后方来到地下室,来到一个颇为壮观的圣坛。圣坛上的五个石棺上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调查每个石棺,原来每个石棺图案都代表一种罪恶,并且管理员记事本上缺失的罪恶就是绝望。调查祭台sacrificial alter后的浮雕,上面有五种按钮图案和石棺上的图案一致。

Max想起了那首小诗:

You are only oneof many,

thus go together withthy fellow man,

for hope and determination,

for belief and destiny

today, tomorrow… forever.

then you will find redemption

仔细琢磨,每句话都和那些图案一一对应。

诗句

罪恶

符号

You are only one of many fellow man

spiritual pride

镜子

for hope and determination,

avarice

天平

for hope and determination,

despair

漩涡

for belief and destiny

lack of faith

十字架

today, tomorrow… forever.

impatience

沙漏

then you will find redemption.

依次序按下浮雕上的按钮(如图所示),石门打开了。

进入密室,打开落地灯lamp,Max发现周围挂的画居然都是原版。调查密室下方的那三幅画,这些都是从Hermitage博物馆里调包的那些。注意旁边有一个木箱 。

关灯离开石室,回到Max的卧室,给修道院的内应写回复信(对墨水瓶inkpot使用那张纸条)。最后再把从神龛里取出的纸条再塞回去。

Act 17:实情

星期日,下午两点

芬兰,EternalSleeper修道院Max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2点,出门与Andrew交谈后来到神龛取出纸条。从纸条里得知要想从这里逃出去就先得关掉密室里的报警开关,然后想办法引起骚动。

来到地下室前,有一个修士在门外守着没办法进去。与他交谈后回到喷泉处,推到一堵墙的支撑物supports。回到地下室外,注意到这里有一堆干草,捡起干草堆旁的工具箱tool box和石凳上的一串钥匙bundle of keys。取出工具箱里榔头hammer和钳子tongs。

从地下室来到之前的密室,检查如图位置所示的肖像画,用钥匙串上的钥匙开锁,关掉报警装置的开关。检查那个大木箱,观察木箱上的邮单,用钳子拔下上面的四颗钉子nails。打开木盖,发现两座雕像。这里是一个藏画的好地方,Max把那三幅画藏在了里面,盖上木盖,最后利用桌子上的电脑给Ostankovic通报消息。

离开地下室,把钥匙串放回原处。这时已是黄昏,该吃晚饭了。

餐桌上,Max与修士继续昨天的话题(选择积极地回答)。吃完饭后,Max责怪Andrew不该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么鲁莽的话,最后还是商定看到他的暗号就记得在停车的地方与他会合。Max来到干草堆前,用火柴点燃干草,引发了一场骚乱。Max来到神龛,与他内应的人已经身亡,而Andrew也不见了踪影,Max只有先行离开。

过场动画中,修道院院长与他的一名手下正在进行交谈,他们要确保Max安然无恙地回去,原来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Max在飞机上给Lara打电话,说起自己弟弟的事情,而Lara的一句回答却让Max犹如晴天霹雳。

Act 18:失控

星期四,下午三点

俄罗斯,圣彼得堡,14天后Lara来到姨妈家,与姨妈交谈后翻开Max抽出的最后一张塔罗牌——是死亡还是转机由玩家以前在游戏中的选择决定。

Lara来到圣安娜疗养院,观察车牌号,原来这是Patrov医生的汽车。用铁门旁的对讲机intercom联系值班人员(回答依次用积极,消极,积极的态度)。

镜头切换到Max那里,在一阵幻觉中(以下有剧透),

引用

Max看到了Andrew,原来他是死亡天使幻化成的,自己的弟弟早就已经死了。死亡天使其实就是死神,Max的一切记忆都是他伪造的.

Lara听到了里面的争执,想打开门却打不开,与医生交谈(用积极态度),但是门从里面反锁了。再与医生交谈(用消极态度)医生会给你一把钥匙master key,Lara开门还是不行,第三次与医生次交谈(用质问语气),医生跑去叫保安人员。

镜头继续切换到Max,死神把所有的缘由全盘托出(以下剧透,慎看):

引用

死神只有在人死亡之前才会出现,以前有一种死亡艺术家,他们死里逃生后把死神的样貌画下来。死神为了消灭证据,利用他的信徒把话偷出来修改后再还回博物馆。Max溺水与Hermitage博物馆密室的地下河,是死神救了他(在另一个结局中,死神还会提到他在图书馆也救了Max一命)。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用Max,利用他把那些画归还给博物馆。

Max想摆脱死神,砸碎镜子,得到镜子碎片,Max想割脉,被死神阻止了。

注意到电灯上绑着一条桌腿tableleg,搬动旁边的凳子,站在凳子上取下桌腿。用桌腿撬开铁丝网窗。

最后切换到Lara,拿起消防斧头axe,砸开房门。

Ending movie。

最后的话:结局动画取决于玩家在之前的选择。而Max的命运,Lara的前途,和Ostankovic的官途由之前玩家发生的事件来综合决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攻略 » 《死亡象征》图文流程攻略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