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狼:影逝二度》只猿、苇名一心的剧情分析

《只狼:影逝二度》中的佛雕师是玩家前期非常重要的剧情npc,对主角有着就极大的帮助,在只狼踏上救主人的过程中,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对于已经通过多周目的玩家而言,针对依稀npc的隐晦语句,猜出一些合理的剧情推测,是能够实现,这里给大家带来网友关于佛雕师和一心关系的剧情分析,非常有意思,喜欢的玩家可一留言有讨论一下。

《只狼:影逝二度》只猿、苇名一心的剧情分析

首先,佛雕师=只猿=怨恨之鬼=帮助一心进行盗国之战的忍者,这些应该是明确的

以下只是根据零碎剧情进行的推理猜测,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只猿和一心的关系。作为盗国之战的战友,一心为了阻止只猿化身修罗而斩断了他的左臂,但盗国众几人间的关系应该还是很好的,这一点从英麻和两人的关系能看出来。天守阁里有通往荒废寺院的密道,这一点也能证明一心和只猿是保持着联系的。一心对谐一郎想要通过胁持九郎来获取龙胤之力的做法是反对的态度,所以只猿把忍义手交给只狼、帮助他从谐一郎处救回九郎的过程中,一心以天狗的身份第一次看到只狼身上的忍义手只是明白了只狼和只猿是认识的,并没有对只猿的做法表示反对。由此可以看出,只猿作为盗国众小弟,和大哥始终是关系紧密的。

《只狼:影逝二度》只猿、苇名一心的剧情分析

其次再来看只猿和怨恨之鬼的联系。在被斩断左臂后,只猿继续使用忍义手战斗一段时间,后来不能压制心中的怨恨显现出了怨恨之火的迹象,只能放弃战斗,隐居在荒废寺院中雕佛度日。此时需要注意以下剧情:

1、升级爱哭鬼的指哨时,只猿暗示只狼以后可能要用这个来对付他;

2、只猿对话中不断表示一闭眼只有火海、雕出的佛像满脸怒容;

3、一心特意传授了英麻斩鬼的剑法;

显然,一心、只猿和英麻都意识到,只猿始终是一个隐藏炸弹,只需要一点火花,就有可能变身成怨恨之鬼。这几人的关系很好,那么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心不忍心斩了只猿,才冒着风险让他隐居呢?

在只猿化身为怨恨之鬼后,和荒废寺院的情报小贩对话可以得知,只猿离开时嘴里念叨着火,然后在大手门前的战场上化身为怨恨之鬼,把赤备军打得伤亡惨重。需要注意的是,只猿离开时应该是还有自己的意识的,否则小贩没可能活下来。

那么我最疑惑的一点来了,当只猿发现赤备军正式攻打苇名国时,以他连忍义手都没了的状态,就算去战场迎敌,又能派上什么作用?他的第一反应难道不是应该从忍者密道前往天守阁去查看英麻和一心的状况吗?

因此,我有两种猜测:

第一,赤备军正门和坟冢两开花,在正门和苇名军交战导致死人无数,怨恨传递到了荒废寺院的只猿心中,所以他在一个半清醒半朦胧的状态下前往死伤最多的地点,到达以后化身成怨恨之鬼;

第二,只猿意识到自己会变成怨恨之鬼,所以没有前往天守阁,而是径直前往赤备军所在的正门,变身以后和赤备军大战;

第二点如果成立,那是不是可以有一种更加阴暗的可能性:一心知道自己病重、内府虎视眈眈随时会进攻,但利用龙胤之力虽然能挡住内府的进攻但会大规模散播龙咳导致苇名全灭。所以,如果要守住苇名,谐一郎的方案并不可取。此时,一心想到了自己的小兄弟只猿,一个可怕的防御方案形成了。首先,拆掉虎口和坟冢之间的木桥,让内府军的进攻重点放在正门。当内府军清理掉正门少量的诱饵、准备全力进攻时,只猿按照一心此前的安排来到正门,变身为怨恨之鬼,与天守阁的守军一起对内府军形成夹击之势。只需要在正面利用天守阁的地形守住,等怨恨之鬼将内府军全灭后再派出英麻用斩鬼剑法将它斩了,就可以守住苇名。同时,内府军活下来的残兵也会回去报告,说苇名已经被怪物占据,从而打消内府后续的进攻欲望。

苇名弦一郎把火牛作为秘密武器,但他永远想不到,自己的爷爷所准备的秘密武器是怨恨之鬼这个大杀器。

你的猜测很有意思,确实猩猩随时可能化身厉鬼,差点就成修罗大家都是知道的…不过一心使用龙胤都不认可的话,利用猩猩防御的可能比较小。

一心是个武痴剑鬼,也算是个豪杰,基本能贯彻“有死之荣,无生之辱”吧。

正版分流下载陀螺仪关闭Steam无效拼刀系统讲解天狗任务说明鞭炮义手获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游戏攻略 » 《只狼:影逝二度》只猿、苇名一心的剧情分析

赞 (0)